• 留张门票存几段流淌的新旧时光

  •     

    □本报记者 李婷
      30多年前,四川有这样一群“文艺青年”,他们把各时代的“时髦门票”收藏起来并整理成册。如今,这些收藏者从青丝变白发,门票由崭新逐渐泛黄,但只要翻看收藏夹,在方寸之间便可感受世事变迁,勾起人们对往昔的回忆。

    门票大小见出“年代感”
      70多岁的冯纪肃,年轻时在《新民晚报》上看到一篇关于门票的报道,于是写信给编辑部,几经辗转,才找到“组织”——四川省收藏家协会旗下的旅游门券专委会。大家爱旅游,爱存票,常交换,一晃就是30多年,如今这个门票收藏圈约有40人。
      刘才庚是旅游门券专委会会长,目前手里有超过3万张门票。“门票是文化旅游地点的名片,直接地反映了不少年代信息。”他拿出一沓上世纪50年代的杜甫草堂门票。门票一寸左右大小,票面纸张已呈黄褐色,顶端横印着粗楷体“成都市杜甫草堂”字样,右侧标注票价“一千”,左侧标注“团体门票”。“说明那个时候已经有单位‘组团’来草堂观光了,10人一千元,约为现在每人1分钱。”
      从门票的大小,能推断出“年代感”。上世纪50年代的门票和一寸照片差不多大,以长方形居多。60年代至70年代,则流行“书签式”长条形门票。到了80年代和90年代初期,正方形、长方形甚至明信片款、邮票款、异形款的门票越来越多,材质也从薄面纸变成铜版纸,甚至还有罕见的塑料门票。“三星堆的门票有段时间直接做成金面罩配青铜像的样貌,这种比较‘时尚’的外形就可推断门票比较新。”

    票面图文渐成景点宣传
      有门票收藏者总结,新中国成立初期的门票,票面多以文字为主,主要印有“参观券”“游览票”“游园券”等字样,仅仅是买票的凭证。改革开放以后,“门票”的字眼广泛印在各种票面上,票面也开始丰富起来,不再是单调的文字、价格,增加了印花、景点风光、景点地图等图像信息。
      刘才庚十分珍惜一套上世纪80年代的峨眉山门票。“无论是图案设计上,还是整体风格配色,这套门票都十分精美。”原来,这套门票采用版画风格,票面上印有群山、云海和迎客松等元素,为游客简洁地勾勒出峨眉山景点几大特色。就算是同款图案,票面也有紫、黄、绿、青等4种颜色类型。
      一些门票为了吸引游客,起到宣传景点的作用,加入烫金、非遗年画、“排排坐吃果果”等元素。刘才庚记得,有一套南京蝴蝶博物馆的门票相当别致,每一张纪念门票内镶嵌着一只蝴蝶标本,橙翅鼠李粉蝶、褐色枯叶蝶、绿豹蛱蝶、无尾凤蝶等在门票上翩翩起舞。为集齐这一套门票,刘才庚托朋友购买,找同行交换,最终才凑齐54张全套门票。

    门票内容展历史变迁
      在不少“票友”看来,门票也是一把打开社会历史大门的钥匙。
      退休不久的成都市民张启慧发现,不少门票上印有经典古诗词,比如,宁夏沙坡头景区门票的右下角,白色字体写着“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黄鹤楼门票上有“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诗句;滕王阁景点门票则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每每品读,也觉得赏心悦目。”张启慧说道。
      此外,门票也见证着成都文化场馆的变迁。冯纪肃有一张“成都市博物馆”的参观券,门票中央是一个说唱俑,下方标注的博物馆电话只有5位数,地址是在大慈寺内,据他推测,门票时间在上世纪80年代左右。而现在,成都博物馆早已搬迁至天府广场。随着公园的免费开放,“文化公园门票”“人民公园门票”“百花潭公园门票”“凤凰山花果公园门票”等,也成为绝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