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乐山城记》讲述一座古城的“生命史”

  •     

    □本报记者 余如波
      乐山,因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峨眉山-乐山大佛,以及汇聚了豆腐脑、钵钵鸡、跷脚牛肉、油炸串串等众多美食,这些年已成为众多耍家不时光顾的地方。
      不过,对于这座城市的前世今生,又有多少人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最近,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副研究员邱硕出版《乐山城记:一座古城的生命史》一书,从整体上勾勒乐山古城的地理状况和历史脉络,从不同的角度探讨何为“乐山人”以及乐山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以其生命历程折射中国传统城市的兴衰。

    把城市当成主体还原其“生命过程”
      《乐山城记》主要从“古城的传说与现实”“城墙营筑史”“‘盛官’之厦与‘盛民’之所”“神灵共居之城”等入手,通过乐山千百年来空间格局的演变,折射其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等发展。
      作者邱硕出生于乐山五通桥,于她而言,这本书寄托着对家乡的情感。不过在一些专家学者看来,乐山同样值得外部人士关注,它与成都的关联度尤其明显。作家龚静染举例道,古代四川的对外联系长期经由岷江实现,而成都与乐山都是岷江流域内重要城市。奠定了成都现代医学基础的加拿大传教士启尔德,曾在乐山一带从事医学活动,创办了“嘉定福音医院”和“仁济医院”(乐山人民医院前身)。抗战时期,由于大批高校内迁四川,成都华西坝大师云集、风云际会,不少人也曾在乐山留下足迹。
      《乐山城记》怎么写,才能吸引更多关注?邱硕选择注入文学意味,变成“文化随笔式”写作,其中“城墙营筑史”一章尤其为人称道。“一群人在河边定居,人们利用河,又提防河。几千年历史中反复修建河堤和城墙,这个过程非常鲜活。建筑符号背后是活生生的人,他们与自然既依存又斗争。”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副教授梁昭表示,该书副标题“一座古城的生命史”很精彩,把城市“激活”了。“我们讲城市一般是对象化的,看成认知客体。‘生命史’把乐山当成主体,似乎有了生命过程。”

    “半真半假”写作讲述乐山抗战故事
      “这天是霜降之后的阴历九月初七,太阳刚没入瞻峨门城楼,天色就很快转暗了……”《乐山城记》一书的引子“相遇乐山城”读起来十分别致,通过抗战初期武汉大学迁到乐山办学时,码头力工“涂老幺”和大学教授“叶先生”相遇的故事,很自然地勾勒出当时乐山城的空间格局、城市风貌和世事人情。
      尾声“消逝与新生”同样通过这两人的故事,串联起抗战时期乐山遭遇日军飞机轰炸,1948年年末拆除嘉乐门城墙以及其后至今乐山城市空间的发展变迁,读之令人感慨。
      有趣的是,这两个人物看似虚构,实则“半真半假”。邱硕介绍,“涂老幺”的原型是自己的姑公,偶尔听到长辈讲起,应该是个有些传奇的人。后来邱硕读到叶圣陶的日记,详细记录他怎么到乐山,以及教书时的种种细节,便有了在书中塑造“叶先生”这一角色的想法。此外,引子和尾声的“场景引入”,也受到历史学家王笛《茶馆》一书的启发。“乐山自古以来就是内外人群共同塑造的城市。叶先生是外来者,涂老幺是内部人,用两种视角来看抗战时期乐山这座城市,所以这个设计亦真亦假。”
      邱硕写作《乐山城记》一书,还进行了大量实地调研考察,其中巧遇“虾蟆口5号”的过程颇有些传奇。一天,她偶然在滨河路发现一座双层木楼,住在其中的老人说“这是祖传老屋,虾蟆口5号”。回到住处后,邱硕果然找出相关档案信息。
      第二天,为了获得更多资料,邱硕再次登门拜访。没想到在聊天过程中邱硕得知,老人的祖父罗文辅是留日学生,曾随刘湘参加淞沪会战;外祖父杨新泉民国时期在乐山经营百货,在成都东大街经营景德镇瓷器,生意做到上海甚至缅甸。杨新泉所在的杨家,在当时号称“杨半城”,以批发零售匹头棉纱为主要业态,建立起一个跨地区的商业王国,《乐山城记》以近十页篇幅讲述了他们的故事。“听到老人这番话,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座建筑过去的故事和现在的真貌,竟然被自己同时遇上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