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我们征服珠峰 而是它接纳了我们


  • 川藏队队员沿着山脊行走,举步维艰,稍有疏忽,就有跌落旁边万丈悬崖的危险。泽勇供图

    皑皑白雪上,跃动的色彩是攀行者。泽勇供图

    拿出工具,铲雪开路。泽勇供图

    登顶珠峰。贾林昌供图

    珠峰一景。贾林昌供图

      扫码看看贾林昌在珠峰顶拍摄的小视频。

      扫描二维码,看川藏队登顶珠峰的精彩视频。

        

      川藏队登顶珠峰5天后,又一名四川汉子梦想成真。经过4天的跋涉,5月20日早上8点25分左右,刚过完54岁生日的贾林昌站在世界最高峰的顶端。“太阳真大,但也是真的冷,气温应该在零下20摄氏度左右。大风吹得我五官都挤到了一块。”回忆登上峰顶,贾林昌最深的印象有三个,湛蓝的天,满目的雪和把脸吹到变形的风。即使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他还是兴致勃勃地用移动设备,拍了多达13段的短视频。

    54岁铁汉
    在珠峰峰顶拍下13段视频
    □本报记者边钰
      遇见雪崩、跨过恐怖冰川、行走刃脊、暂时性失明、险掉冰缝……从4月7日进驻珠峰南坡大本营进行登山适应,到5月24日顺利返回成都,惊险、疲惫、兴奋伴随一路。在5月26日的分享会上,贾林昌感慨这趟珠峰之旅事故有点多,“但幸运的是安全回来。”
      5月20日00:10分左右,珠穆朗玛峰顶狂风肆虐。C4营地处到珠穆朗玛峰峰顶的路段,隐隐灯光闪烁。贾林昌和向导达瓦在零下15℃到零下20℃的低温中,正缓慢前行向珠穆朗玛峰峰顶发起冲锋。凌晨5:00左右,天隐隐亮,因为高反喘着粗气的贾林昌一抬头,就被天空的景观给震惊了。眼前,左边尼泊尔方向的天空,一轮明月悬挂天中,晴朗明丽;右边中国方向,灿烂太阳光芒四射;冷色、暖色,完美融合在一片天空。
      美景之下,是海拔8500米的高地,也是最后300多米的峰顶冲刺段。“全部在刃脊上行走。路宽只有30cm左右,旁边坡度应该是80度。”贾林昌回忆,前面翻过一个山头,又是一个山头。在最后的顶峰前,有经验的达瓦让他冲顶,并帮他拍摄了冲顶的视频。万峰均在脚下,湛蓝碧空醉人,他心里热流涌动。因为低温狂风,胸口处衣服全部被冻住。颤颤巍巍拉开衣服两侧被冻住的拉链,他掏出手机和备用运动相机,在向导的帮助下进行了祝福拍摄、环形拍摄等13段视频的录制。
      “其他同行的队友,因为拉不开冻住的衣服拉链,都没办法掏出设备拍摄。好像只有我拍得最多。”在珠峰峰顶拍短视频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可能贾林昌最有感触,“冷到爆炸,吹到脸变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