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都如何走出城乡融合发展之路?对标城区创新机制盘活要素



  •     

    把脉
      □本报记者 刘志杰
      成都市新都区是古蜀国“三都”之一,素有“天府膏腴,川西碧玉”的美誉。近年来,新都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四川时对成都提出的“乡村振兴要走在前列、作出示范”的重要要求,突出抓好以特色小镇和绿道建设为重点的农商文旅体融合发展,深入推进乡村“五个振兴”,加快重塑新型城乡关系。新都区委书记许兴国通过本报向肖金成请教,作为拥有丰厚乡村资源的特大城市中心城区,如何破解城乡二元结构,走出一条共荣互促的城乡融合发展之路?
      中国区域科学协会理事长肖金成认为,新都作为成都这个特大城市的中心城区,一部分是城市,一部分还是农村,发展空间很大,要把握这些优势,激活要素。一方面,城区发展在城市风貌、规划档次、城市管理水平等方面,要赶上主城区的高度,不要让自己介于县城和城市之间,把县城转为城区是必须坚持的方向,否则会成“夹生饭”。新都距离成都主城的位置比河北固安距离北京的距离还要近,完全可以在产业上服务都市、对标都市,真正成为现代化城市。另一方面,实现城乡一体化,还要用心打造特色小镇,乡镇在规划上、管理上也要拿出城市的标准,比如可以搞特色康养小镇、购物中心等,既能服务农民,也能服务都市人口,农民的收入问题就解决了。
      但是农业农村的体制机制决定了要素流动的困难性,在这个时候一定要进行体制创新,避免“城中村”等城乡发展后遗症。深圳就有前车之鉴。即使是农村特色小镇建设,也要对标城市要求,创新体制机制,按照城乡一体化的思路全面改造,拿出系统方案,让集体财产股份化,让农民成为股东,甚至可以借鉴深圳后来的举措,农民建房也要经过规划,才能避免出现遗留问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