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编剧乔兵 谍战“破冰”如履薄冰


  • 《双刺》海报。图片来自电视剧官方微博

    乔兵。受访者供图

        

      潜伏在敌方阵营的卧底与同谋交换秘密情报,女特务抽丝剥茧地把“暗算”解开,这是不少观众对国内谍战剧经典印象。《敌营十八年》《北平无战事》《誓言无声》《潜伏》《暗算》……多年来,谍战剧在国内荧屏上常演不衰。
      “后谍战时代的破冰之作”,这是不少圈内人给谍战剧《双刺》的标签。“我想它是我个人创作生涯上无法复制的一个模式吧。”2月19日,在四川工作的编剧乔兵说道。
    □本报记者李婷
    情感带节奏
    如同中国版“史密斯夫妇”
      谍战剧《双刺》由牟晓杰执导,祖峰、王子文、曹征、倪虹洁等领衔主演。《双刺》以1949年成都和平解放为背景,讲述了彭刚、吴佩欣这一对身份对立的特工夫妻在新中国成立之际悲欢离合的故事。“之所以说这个模式对我个人来说很难复制,是因为《双刺》的人物关系有‘极致性’。”乔兵说道。
      “悲怆又浪漫。”这是剧中不少角色对彭刚和吴佩欣这对神仙眷侣的评价。在抗日战争时期,他们共赴国难,一颗子弹同时穿进过两个人的身体,在生死情缘下结成夫妻,成就硝烟战场上一段佳话。然而,面对着新中国已经建立,成都即将和平解放的风云时代,在主义与情感之间,他们必须作出选择。有观众说“双刺”如利刃,寓意锋芒毕露的两人,如同中国版的“史密斯夫妇”。但昔为“双”,今成“刺”,原本幸福成双对的恋人,如今变成深戳彼此心扉的尖刺,或许才是“双刺”本意。
      乔兵给彭刚在地下党的代号是“蝉”,蝉的生命里大部分时间与黑暗为伴,当他面对光明之时,就是迎来自己生命终结的时刻。“他是与我党失联13年的地下工作者,要忍受孤独寂寞,在黑暗中独行,却永远追逐心中的那束光。”彭刚表面上是国民党高级侍卫长,实际上却是我党潜伏多年的谍报人员,吴佩欣是城防司令的千金小姐,任职司令部行动队队长。他们对立的身份和信仰,融进了夫妻的日常“相爱相杀”的情感中,在《双刺》中,情感既是强情节中的一抹柔光,更变成了带动剧情和节奏的一个要素。
    讲好故事
    在有限的空间里做“微创新”
      面对外界称《双刺》是“后谍战时代的破冰之作”,乔兵笑称:“《双刺》的故事一开头,人物命运就逼在死角,我就给自己挖了个坑。”在乔兵看来,《双刺》是情感加谍战剧的一次新尝试,以成都和平解放为背景的题材在之前很多剧中都有表现,或许《双刺》是从两性视角,以情感和较为新颖的人物关系推动情节发展。“至亲变劲敌,这之间的抉择才更显人性复杂。”
      自己挖的坑,硬着头皮都要写完。对乔兵来说,《双刺》的整个叙事逻辑更像是一个解开死结的过程,“但谍战剧由于其题材的特殊性,创作过程都是如履薄冰,对历史要格外谨慎。”在前期资料准备过程中,她力图把自己浸泡在大量横向纵向的史料中,保证剧情不被架空。“国事往家事上写,大事往小事上写,让作品接地气,让人物鲜活生动,让情节真实可信,这是编剧必须具备的技能。”
      乔兵在创作时秉持着一个理念:在同一个时间段,不同的时空,会发生很多事情。因此编剧在查资料的过程中,尽量去发散自己的思维。在架构思路的时候,要有一双“天空之眼”,看到很多时间节点。当你真正去创作剧本内容时就要深陷其中,与剧中人物融合。
      “毕竟观众的审美在提高,对谍战剧要求更为挑剔,这也倒逼谍战电视剧创作从题材到剧本,从演员的化妆、服装,甚至场景的每一个细节,都想去突破去超越。”在乔兵看来,谍战剧因带有揭秘性质的剧情,能满足观众的“好奇心”,在电视机前有一批固定受众。编剧要做的就是用严密的逻辑去讲好故事,每一次对剧本的创新既不是凭空的,也不是惊天动地的,而是在有限的空间里做“微创新”。
      近年来,谍战剧市场也在不断细分,对不同领域或风格进行跨界,“但不管是哪种模式,消除观众的审美疲劳,让观众有新鲜感,有认同感,做走心的良心剧才是最为重要的。”乔兵表示。
    巴蜀文化
    沁润着编剧的创作态度
      擅长写谍战和军旅题材的乔兵,出生在山东青岛的一个军人家庭,她4岁时就跟着父母来成都,从小听着部队大院里的军号声长大。1986年11月,乔兵从成都入伍,到北京总参通信兵部当通信兵。1989年,考上军校的乔兵学习护理专业。因为是全优生,乔兵在军校毕业后留校,2001年调入原成都军区政治部电视艺术中心,开始进入编剧行业。
      乔兵编剧生涯是半路出家,接触的第一部电视剧是《国家使命》,在其中担任文学统筹。在舒崇福主任和同事们齐心协力的帮助下,她胜任了这个工作。《国家使命》当年在央视一套的国庆档播出,并获得全军电视剧“金星奖”一等奖和第十届全国“五个一工程”奖。随后,她开始真正进入编剧行业,创作了电视剧《红色记忆》、电影《美丽年画》,这些都获得了“金星奖”奖项。
      业余生活中,乔兵喜欢跑跑步,喝喝茶,听听八卦,看书偏爱历史、人物传记类。“这对塑造人物特质有很大的帮助。”退役后的乔兵,回想起自己32年当兵的日子说:“军队是个大熔炉,行为习惯得以养成,人格力量得以锤炼,就像歌里唱的一样,同吃一锅饭,同举一杆旗,同学习同劳动,阳光灿烂,单纯,积极,勇敢,向上。”这些特质无形中融进了乔兵的骨子里,也表达在她写的电视剧里。“情节、情感、情怀,一部好的电视剧,最终都会有一种情怀的表达,谍战剧在爱国主义的表达上会更为强烈。”
      值得一提的是,谍战剧《双刺》中,穿插了不少四川清音、金钱板、采耳等巴蜀文化。“一方水土一方文化,我现在算得上是一个地道的川妹子。”乔兵说四川人杰地灵,川人从容、达观,包容性强,又有一种不疾不徐的生活态度,也沁润着自己的创作态度,让她更从容豁达地去处理问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