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葵:用画笔营造一方“烟火人间”


  • 魏葵作品《光与沙》。

        

    □本报记者 余如波
      这是一张别有韵味的展览海报:大红底色上,一位光着膀子、穿着短裤、趿着拖鞋的中年男子,将一只鸟笼高高举起,挂在展览名称“人间”那个“间”字的最后一“钩”上,简约中透露着浓郁的生活气息。
      日前,“人间:魏葵中国画作品展”在成都市美术馆举行,展出成都画家魏葵入职北京画院3年多以来的一系列新作,而这张海报也由魏葵亲手设计。作为一位曾经的资深平面、室内空间设计师,魏葵很懂得现代人的审美需求,他的作品有意识地在选材、用色、意境、构图上创新,用自己的画笔营造出一方独特的“烟火人间”。

    描绘有“人情味儿”的现实世界
      走进“人间”展览现场,一股浓郁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三联画《告别的年代》是魏葵的典型创作,画面中描绘了一座都市里的老宅,木门、水泥水池、晾衣绳、小板凳、塑料暖瓶……这些元素,让不少20世纪80年代的“过来人”备感亲切。魏葵说,画面中这些场景不仅仅是一种时代景象,更是自己的情感诉说,是历史也是情怀。
      类似的作品,在展览中还有不少。而魏葵描绘的场景,则遍及海内外。《玉成街68号》描绘了成都大慈寺片区这条街道的日常生活场景,《2018年4月13日 王府井大街8号》将目光对准北京的繁华地带,《泰美尔街的黄昏》《博卡拉随记》《古玩店老板》《达坦卓雅广场正午》则是艺术家对印度、尼泊尔等国市井的生动再现。
      正如此次展览相关负责人所言,展览主题“人间”,是指魏葵的中国画创作多以人物、动物、生活场景为主,画面营造的是一种有“人情味儿”的现实世界。无论是大尺幅的人物画,还是方寸之间的场景描绘,抑或是巴掌大的动物绘画,魏葵作品最动人的总是真挚的情感,观者可以看到那些回不去的过去,和已经走远的孩童年代。
      山水、花鸟、人物是传统中国画的三大题材,魏葵却一直在创作中开拓创新,他既可以将传统国画拿捏得非常纯熟,也可以用观念水墨技法描绘芸芸众生。几年前的“古月照今尘”个展上,魏葵就展出过一幅《哈雷黄包车》,描绘了一辆前半部分是摩托车、后半部分是黄包车的“怪车”,上面坐着一个戴瓜皮帽的古代人物。而在魏葵眼中,这幅画其实是整个展览主题的缩影,古代和现代元素被另类地组合在一起,却严丝合缝,看不出来任何不自然的地方。

    有些创作并不让人感到“愉悦”
      17岁时,魏葵拜著名画家沈道鸿为师,正式开始自己的艺术之路。学成后,他并没有成为一名职业画家,而是做起独立设计。“画画是我终生的爱好,那时之所以没有靠画画养家糊口,就是想保持艺术的纯粹性。”不过从2011年开始,他推掉不少设计订单,逐渐转型成为职业画家,尝试和艺术市场接轨,进入新的创作阶段。
      不少艺术爱好者认为,魏葵的作品有一种独特的文人气息,不过他却并不执着于表现“小情小调”,历史题材同样为魏葵所擅长。几年前的“古月照今尘”个展一共设有四大板块,其中“百战山河”部分几乎都表现古代重大历史事件和战争场景,三国时期不少典故都变成壮观的画卷,《隆中对》《华容道》等作品令人荡气回肠。
      魏葵还创作过5米长的巨幅国画《甲申三百六十年祭》,表现明末吴三桂引清兵入关的那场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战役。他总共花了一年多时间创作,查阅了大量服装、道具等文献,收集的资料就有一米多高。
      2015年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魏葵又创作了近4米长的《川军不朽之碧血山河》。魏葵的外祖父是第一批出川抗战的川军,创作中,他特意采用了“手卷”的呈现方式,上百个人物以惨烈的姿态纠缠厮杀。“只是为了让自己和观者,能更细致地感受那段悲壮。我知道它不会让人愉悦,因为我画得不愉悦,它不具备‘取悦性’。”
      “他喜欢搞大创作,执着且自信地走下去,有时出奇制胜。他的创作感性多于理性、情感多于技巧、激情和肆意挥洒可能就是他真正可贵之处,往往艺术的本质就在这里。”北京画院原院长王明明说。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