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哉“扇”哉 赴一场新春“扇”意之约


  • 清赵熙行楷书团扇。

    刘海粟扇面画。

        

      1月25日,摇曳着诗情画意的“咫尺之境——成都武侯祠馆藏扇面精品展”,在武侯祠博物馆绿雨轩展厅揭幕。50余幅武侯祠馆藏扇面画,从“草虫趣”“鸟兽戏”“山水逸”“世间乐”等不同角度,引领观众神游画境,在咫尺之间感受雅致国风。□本报记者 吴晓铃

    咫尺画境 国风源远流长
      扇,亦称“摇风”“凉友”,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承载着典雅与精致。歌扇呈艺,妙舞蹁跹,执麈清淡,诗酒欢宴,它优雅的身影中蕴含着内敛含蓄的审美意趣与文化品格。
      此次展览策展人尹恒介绍,中国扇文化可追溯至新石器时代。古有“舜作五明扇”的传说。目前考古发现的最早扇子实物,则是出土于湖北沙洋马山砖厂一号墓的战国时期竹扇。战国以降,扇子开始流行,并渐成风尚。秦汉以后,扇子主要用于宫中,故又称“宫扇”。隋唐五代,羽扇与纨扇盛行于世。
      把扇面当作一方画境千年前就早已有之。文献记载,王羲之曾在团扇上画小人物。而唐代画家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记载:梁·肖贲“曾于扇上画山水,咫尺内万里可知”。这种在咫尺之境一逞毫末的艺术,尤其受到文人雅士的追捧。在宋代,在“千古画帝”宋徽宗等的重视下,宫廷画家画扇成风。“政和间,徽宗每有画扇,则六宫诸邸竞皆临仿一样,或至数百本。”
      扇面画在不同的时代又流行不同的形制。尹恒说,宋元时团扇颇为流行,明代以后随着折扇的普及,折扇画就渐执牛耳。尤其折扇扇面上宽下窄,因此颇为考量画者功力。明清时期,浙江、苏州、四川等地盛产折扇,在扇面上题字作画一时无比兴盛。“咫尺之境”的扇面精品,大多就是这一时期所出。本次展览,不仅生动地展示了中国扇文化历史的演变,观众还可通过品读展品,探索清代至近现代画坛多元风格的生成与画风的发展,以及书画表现形式的转变。

    名家名作 纤毫绘万物之妙
      此次展出的50多幅作品,题材丰富,妙趣生动,从4个角度展示了中国扇面画的不同意趣。行楷草隶,勾提点捺、飞白顿挫之间,呈现书法形意之美;渔樵船夫、仕女佛像,惟妙惟肖;花木草石、鸟兽虫鱼,生机勃然,纤毫工笔绘摹自然造物之妙;春江烟波、幽谷鸣泉,尺幅墨色之间却是山高水远。
      此次展览不乏名家作品。四川省文物局文物鉴定组专家甘晓介绍,《芭蕉图》团扇画作者刘锡玲,当年是与齐白石、吴昌硕齐名的画坛怪才,民国时的卖价甚至高过齐白石。刘锡玲先生书画双绝,并练成国画中的特技——指画,40岁以后几乎完全弃笔。这种以指甲、指头、指腹和手掌蘸水墨作画的方式,虽寥寥数笔,却简练苍劲。他的指画巨幅《桂湖春燕图》,曾在1915年获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质奖章。这件不到一尺见方的《芭蕉图》,同样以指为笔,而扇面右上侧的题款同样潇洒至极。
      有“晚清第一词人”之称的赵熙,是蜀中有名的“五老七贤”之一。他的书法秀逸挺拔,融诸家为一体,成都人民公园的“辛亥秋保路死事纪念碑”就由其题写。此次也展出了他的一幅行书团扇。字里行间,清风明月。而现代杰出画家刘海粟早年虽以油画闻名,但他的国画功底同样了得。这次展出的一幅《日落扁舟图》扇面,寥寥数笔便勾勒出意境深远的画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