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董事长谭洪恩:力争3至5年总体解决弃水问题



  •     

      降电价、少弃水,是四川电力供应的焦点问题。作为全国最大的清洁能源基地,如何解决连年出现的弃水问题?怎样找到电力可持续发展与降电价的平衡点?
      近日,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董事长谭洪恩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这位刚到任100多天的四川电网掌门人,对上述焦点问题坦诚回应社会关切。
    □本报记者梁现瑞
    降电价的账该怎么算?
      去年全省一般工商业电价降价10%,国网四川电力让利98亿元,6年来首次出现亏损
      记者:听说国网四川电力去年出现了亏损,是6年来首次。为什么?
      谭洪恩:电价降低是一个重要原因。2018年,全省完成一般工商业电价降价10%目标。让利绝对值是154亿元左右,其中,国网四川电力让利98亿元,财政和发电企业让利56亿元。为实现这个目标,我们确实付出了很大代价,可以说“亏了我一家,惠及千万企”,帮助企业轻装上阵。
      困难是暂时的。我们对扭亏有信心,这样才能保证和维持包括发电企业、电网企业在内的整个电力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四川的电源特征和电网特征决定了电力行业建设和运营维护成本要高于其他省份,需要在降低社会用电成本和电力可持续发展中找到一个平衡点。企业负担降低,经营状况可以得到改善,电力需求就会增长。社会用电量大了,电力企业通过薄利多销,实现扭亏、增强发展后劲是完全可能的。电价有“准税收”的特征,税赋降低,社会活力会被激发,税收总额反而会增长,这是“拉弗曲线”的结论。
    降电价的“福利”该怎么落实?
      推进电力体制机制改革,消除转供电价“梗阻”,让更多终端客户有“获得感”
      记者:电价降下来,以后会不会又涨上去?谭洪恩:降电价是一套“组合拳”,既包括行政手段的“硬”降,也有电力体制机制改革。一个重要举措是加大电力市场化交易的力度。2018年,全省电力市场化交易达到712亿千瓦时,占全省电力总销售额的四分之一,创历史新高。此外,我们开展“三省+阳光”办电服务,让用电企业省时、省钱、省心,在国务院组织的营商环境评价中,四川省“获得电力”指标全国排12名,在营商环境7个评价指标中位列第一。
      记者:电价降了,还有企业感觉不明显,原因何在?
      谭洪恩:很多地方存在转供电价这个“中梗阻”,抵消了降电价的“获得感”。我们配合清理整顿转供电价已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下一步会加大清理力度,确保降电价惠及更多终端客户。
      记者:电价降低了,会不会反而救活了高污染高耗能企业?
      谭洪恩:担心是必要的。所以,要采取各种措施从总体上降低电价,同时坚定执行差别化电价制度,对高污染企业严格实行惩罚性电价。
    弃水问题该怎么解决?
      电力生产消费有特殊性,弃水程度被放大了。施行“四策”可三五年内解决问题
      记者:弃水问题是社会普遍关注的。谭洪恩:关于弃水问题,我们需要客观理性地看,不能夸大,也不能缩小。一些人不了解电力生产和电力消费的原理,放大了弃水的严重程度。
      弃水是一种客观存在,是由电力生产和电力消费的特性决定的,但社会对此有一些误解。有人这样算账:四川水电装机容量7700多万千瓦,全年365天24小时满负荷发电量,这个值大概是6000多亿千瓦时,而实际发电量只有3000多亿千瓦时,差了3000多亿千瓦时,很多人就把这个差视作“弃水电量”。不能这样算,受自然灾害、检修等多种因素影响,加上来水不稳,电站不可能全年每天24小时发电。电力发、供、用瞬时完成,不可能每天24小时满负荷,6000亿千瓦时只是一个理论值。就像你们记者一小时能写1000字稿件,但不能算成一年写出800多万字。
      四川的弃水问题,除了电力商品的特殊性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四川水电的结构。四川现有水电项目八成属于径流式电站,没有调节性,形象地说就是“直肠子”,靠天吃饭。水来了,马上要发电,如果需求没有同步,就必然弃水。此外,水电装机大幅增长,而省内电力市场没有这么大,加上外送通道建设滞后,就导致弃水“窝电”。概括起来讲就是“四个不匹配”:水电集中投产和用电需求增长不匹配、外送通道建设和水电投产规模不匹配、水电发电特性和用电负荷特性不匹配、外送需求和省外接纳意愿不匹配。
      记者:怎么解决弃水问题?谭洪恩:综合施策。总结起来有八个字:多用——大力发展大数据等绿色高载能产业,加快推进全川再电气化,实施电能替代。
      送走——加大外送通道建设,通过特高压输电线路,把电力送到全国各地。
      控产——适度控制水电发展规模,适度建设一些流域可多年调节的龙头电站,清理取缔一批对生态环境有负面影响的小水电。
      统筹——呼吁出台全国范围内消纳清洁能源配额制度,加大电力产输销各个环节以及各种电力类型的统筹调度力度,减少弃水。
      我们提出,力争2-3年基本解决弃水问题,3-5年总体解决存量弃水。2018年在来水增长33%、水电装机增长6%的情况下,全网弃水电量减少18.4亿千瓦时,下降13.1%,这很不容易。今年雅中—江西直流特高压工程将动工建设,力争明年投运,建成后,将很大程度缓解四川弃水压力。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