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成都”陈彼得:欠成都的歌,先用《游子吟》还


  • 陈彼得 南方周末供图

        

    □本报记者边钰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流行乐坛,陈彼得的名字如雷贯耳,他创作的《迟到》《阿里巴巴》《一剪梅》等经典歌曲,承载着无数人的青春记忆。1月12日,受邀参加南方周末N-TALK成都专场演讲分享,古稀之年的陈彼得再回故土成都,情难自已,数度落泪。一曲在成都首发的《游子吟》道出这位“老成都”的心声,“这座灯火阑珊处心爱的城市,是我生命夜空中永远闪烁的超级巨星。我今天要勇敢地说,成都我爱你!”

    写好歌
    理同做好吃的面
      演讲分享活动结束后,翌日,陈彼得去了宽窄巷子。老茶馆的竹椅,青砖小巷肆意的植株,熙熙攘攘的人群……他眯着眼咧嘴笑道:“是童年的味道。”
      1944年出生成都,4岁移居台湾。而今再度归乡,头发花白的陈彼得乡音不改,一口地道的成都话,处处彰显幽默本色:“我的母亲是成都人,当时她在女中上学。遇见我父亲后,他们不经过我同意,就把我生了下来。当然,我也不怪他们。”
      “我妈妈一直讲成都话。我小时候就知道,成都话的形容词不一样。”陈彼得回忆,朋友凌峰有一天打电话给他,是他妈妈接的,“我妈妈说你朋友打电话给你,我说哪一个?她说就是丑得很伤心的那个。”
      担担面是陈彼得最爱的成都小吃,他不仅会吃,还会做,这也影响到他对音乐创作的理解。“写一首好歌和做一碗好吃的面,虽然方式和过程完全不一样,理念却大同小异。你怎么知道你这样做的面,别人会喜欢吃呢,就好像你怎么知道你这首歌人家会爱听呢?”陈彼得觉得,《青玉案·元夕》《迟到》《一剪梅》这些作品会火,并不是完全碰运气,而是靠音乐人所有的“味觉”,只有那种“味觉”很敏感,会比较在意对方感受的人,才能创作出大众喜欢的歌。

    马云买版权
    因为﹃快乐﹄
      当陈彼得还是中学生的时候,他就能唱出几百首西洋歌曲。而这些旋律成为他后来创作的养分。在他看来,他所生活过的城市和中国传统文化是创作的土壤,而西方流行元素则是阳光雨露。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甜歌和民谣是中国台湾流行音乐最红的套路,陈彼得在《阿里巴巴》等歌曲中加入迪斯科舞曲和摇滚元素,令人耳目一新。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陈彼得接到马云团队的电话,希望购买《阿里巴巴》词曲的使用权。“为什么马云这么厉害的人要买我歌曲的使用权?”陈彼得疑惑了很久,“大概是因为歌曲中有句‘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吧!”陈彼得打趣道。
      “快乐”是音乐之泉,陈彼得始终坚信音乐就像是一道“甜点”,会让人发现生活的愉悦。“如果我有能力让别人快乐,为什么不做呢?”

    《游子吟》
    道尽﹃归来和新生﹄
      陈彼得的生命里,有4个城市最为特殊。第一个城市是台北。“我在这边受教育,在这边生活。后来做了音乐,台北见证了我的起飞。”上世纪九十年代,他隐居广州,写歌、开餐厅,感受着广州温暖的市井生活与烟火气,也被改革开放的发展与变化深深震撼。古稀之年,他移居北京,音乐创作也有了新的灵感与突破,以摇滚演绎古诗词的新曲《青玉案·元夕》大获好评。而对于成都,他总觉得情不能自已。1988年,他在成都做了十场探亲演唱会,当时他很好奇,为什么那么多四川人来听他唱歌,“后来,我知道他们来看我不是因为我太有名,也不是因为我歌太好听,而是因为我是成都人。”
      年岁渐增,落叶归根的想法就越强烈。此次抱恙归蓉,陈彼得坚信,成都就是那个永远等他回家的地方。
      “每一座城,都有属于自己的歌,而我还欠成都一首歌。”这次陈彼得与电子科技大学电声乐团的同学们深情演绎了改编自古诗词的《游子吟》。这是他的最新作品,专程选择在成都进行首发,不仅献给所有游子,也献给自己的出生地——成都。“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古稀老人伴着吉他甫一开口,道尽了人生旅程的“归来与新生”。据透露,他还将苏东坡的《江城子》等诗词改编成歌曲,以后会陆续在成都发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