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强学术研究 让文物活起来

  •     

    □吴晓铃
      2018年12月30日晚,四川博物院的三组文物登陆央视《国家宝藏》,让川内不少文博界人士也感到惊艳。东汉制盐画像砖,解读出古人对科技的孜孜探求;后蜀石经残片,解释了蜀学何以“冠天下”;清代格萨尔唐卡,也让公众了解了它重要的美学价值和研究价值。
      三组文物,并非四川博物院最重量级的藏品,却因为《国家宝藏》深度解读出了文物背后的故事,引来观众点赞。这个现象再度提醒着博物馆做好文物的学术研究和解读工作,只有在此基础上,才能真正让博物馆和文物活起来,才能谈得上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弘扬。
      加强学术研究,是让文物活起来的基石。早年,博物馆的定位还主要是文物的收藏保管机构,但在让文物活起来的大背景下,加强文物的研究和解读迫在眉睫。事实上,《国家宝藏》从四川博物院32万件文物中选中的后蜀石经残片,此前因为研究滞后等原因,一直存放于文物库房。近年来,相关研究发现几块残片背后蜀地兴学的故事,它们也因此才得以亮相此次《国家宝藏》。
      四川历史悠久、底蕴深厚,只有加强博物馆的学术研究,才能让三星堆文化不流于“外星人文化”的玩笑,而是见证古蜀先民的智慧、包容及创新;只有学术研究的保驾护航,才能让公众从成都博物馆的天府石犀上读出先秦蜀地的治水智慧,从老官山汉墓的出土织机中发现四川作为古代丝绸之路主线的地位不可替代……
      学术研究,同样是博物馆文创产业发展以及文旅融合的孵化剂。博物馆文创,绝非仅仅只是将馆藏文物简单复制做成袖珍版,或者把文物图案印到各种产品上。如何将文物的元素有机织入文创产品中,同样需要学术先行。以“朝珠耳机”“故宫胶带”等为公众熟悉的故宫文创为例,一款文创产品的平均设计周期是半年,其中就包括与故宫专家的沟通,在深入了解文物内涵以后,才考虑怎样将故宫文化与现代生活对接。四川博物院正是基于对馆藏汉代陶俑的学术研究,提取出蜀地人民自古欢愉乐观的精神,其“心生欢喜”系列茶具才因此受到观众追捧。
      然而,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国内尤其是省内大多数博物馆对馆藏文物的研究还远远不够。近日,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杜金鹏就指出,我国博物馆出土文物研究实力每况愈下,已无力担当领导地位。这一方面有博物馆和考古机构分家的历史原因,另一方面也和博物馆自身没有培养足够的研究力量有关。这种尴尬现状,既需要政府从博物馆的经费和人员方面进行保障,也需要博物馆及时转变观念,投入足够的人力到研究团队的培养中,并且把学术研究的成果及时传递给公众。只有这样,才能提炼出文物的更多价值,让文化血脉得以延续,给今人以更多的精神滋养。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