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四川日报

报纸广告价目表 网络广告价目表

四川日报新闻热线:028-86968052 订报:028-86968304 广告:028-86968855
四川日报网新闻热线:028-86968903    四川日报网商业合作:028-86968255

15天府周末·原上草2018年10月26日

金沙


  请扫描二维码上川报观察倾听古蜀文明之金沙。


    

□龚学敏
  “人的生命之树”受到原质能量的滋养,其树枝上下伸展,感官对象是其树芽。它的树根向下延伸深入到尘世…… ——《薄伽梵歌》
  模仿豆荚声音的瓢虫滴穿平原。陶罐的画压迫季节最后的缝隙。菽用浑圆,诱惑长出的叶子,和远山的途径。棕熊的号子散落在出走的水中。巫师在彩虹上筑巢,取暖的烟,长成壁上四方的头发。堆积在散漫言语篱笆边的菽,从蝉翼的壳中弹开豆荚。蝉鸣一点点拉长时间,用水堆成开口说话的的垄。把一句话撕开,烘烤,成为岷江柏树的根,用味道遗传。生病的稷越长越小,西方水路三千,死一条,松鸦的爪多一支,木质的阶梯向车前子不停地招呼。撒向银杏树林中偷听的云,耳朵在稷的方向中奔跑。巫师收敛水面的波光,鹿皮梅花的带子,像是春天的骨朵。稷把松鸦的拐杖插进土中,种子拴住河的睡眠。大地用繁杂的草区别一种叫作稷的植物,直到无话可说。飞翔的稻栖身酒筑成的岷江柏。江水把唱歌人的路漂得很远。脱下雨的蛙,让野鸭孵化的稻壳鄙视尚未命名的水草,湖水是坐在大地上哭泣的女人。
  一种白,折断在云朝西说话的途中,
  睡在白中的占卜师,被蒲公英的烟火,点燃。白越来越小,直到独木的船发芽,在水中生根。湿地是一粒水稻,把撑船的人,用余晖放牧在水天生的成色外面。芦苇被占卜师的雨淋湿最后一双脚。小麦栖在高处的枝上,泥土纷纷而至,鸣叫成熟的麻雀射向还在奔跑的平原。只有一种姿势可以挽救成长,譬如喊弯了河的垂柳,与正在吮吸灰色的背影。小麦敦厚的手攥着河流,走上山冈,走上被风吹成空壳的山冈。风击中上一茬风,空心的小麦在天气说话的地方出气,直到雨季被麦芒挑出名字。菽把土搬上来,稷把土搬上来,稻把土搬上来,小麦把土搬上来……杂乱的粮食用密谋的船把土从地里运了上来。草茎的腰扶直了木头、石块和躺在地上的水。一座城就地成熟。(限于篇幅,文有删节)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的太阳神鸟雕塑。金沙遗址博物馆供图

在线投稿邮箱:scrbp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