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四川日报

报纸广告价目表 网络广告价目表

四川日报新闻热线:028-86968052 订报:028-86968304 广告:028-86968855
四川日报网新闻热线:028-86968903    四川日报网商业合作:028-86968255

01要闻2017年08月14日

抢险救援有奇兵

    

5天,西林凤腾通航飞行74架次,运送专家和群众47人——

□本报记者 王眉灵
  “新闻上看到你了,干得好!”8月12日,在彭布直升机停机场待命的何伟,不断接到好友的来电和微信祝贺。
  这是34岁的何伟参加九寨沟7.0级地震应急救援的第四天。两天前,他和3名“90后”同事曾宏、徐铁楠、陈刘俊夫驾驶直升机,穿过狭窄的沟谷,迎着凛冽的乱风,成功降落在险滩河谷中,将被困地震孤岛的群众安全转移出来。他们的英姿,与“西林凤腾通航”logo迅速登上各大媒体。
  5天,飞行74架次总计19小时36分,运送地震局专家和群众47人——在震中,西林凤腾通航,这家来自四川广汉的通航企业成为抢险救援中的一支“奇兵”。
  熟悉的空中走廊变得陌生,地震的伤害历历在目。他们第一次感到,生与死的距离如此之近
  8月8日22时许,正在出差的何伟4人刚到兰州,就接到西林凤腾通用航空公司副总经理周兴鑫的电话:“九寨沟地震了,你们马上回来,准备运送中国地震局专家到震中。”
  4人刚开了10个小时的车,但一听到“地震”,长期接受军事化训练的他们立即准备返程。原本想坐飞机更快,但当日航班已没有。“开车回去。”何伟决定。夜色中,小车往四川方向疾驰。
  此时,位于广汉市的西林凤腾通航飞行基地灯火通明,应急预案已启动,飞行申请已报批,董事长林孝波神色严峻。有着18年飞行经验的他知道,震中九寨沟县地势险峻,沟谷风乱且急,去参加救援,必须做足准备。叫回何伟4人,正是基于这种考虑,他们长期在九寨沟航巡护林,对当地飞行条件十分熟悉。
  对照地图、坐标等资料,林孝波和公司骨干一起讨论地震可能带来的影响,商量飞行计划。两架H125型直升机,已着手飞行准备。这种型号的飞机有着“小松鼠”之称,具有优越的高原性能,动力强劲、用途灵活、安全可靠,最适合航空应急救援。
  9日8时,何伟4人风尘仆仆赶回广汉。12时,飞行申请被批准,何伟、陈刘俊夫和曾宏、徐铁楠两两一组,带上机务人员和部分救援物资,各驾驶一架直升机起飞,经绵阳、平武、松潘,于13时30分降落在九黄机场。在这里,他们带上坐客机飞来的6名中国地震局专家,直奔震中彭布直升机停机场。
  直升机在山谷中飞行。这是一条熟悉的道路,从九黄到彭布,4人飞过无数次。但现在,眼前的一切却如此陌生:曾经一望无尽的茂盛绿林没有了,山头像被一刀劈掉,裸露出黄色的纹路,崩塌的山体还在不断滑落,扬起的灰尘直扑空中,干扰着飞行视线。“我第一次感到,生与死的距离是如此之近。”27岁的曾宏回忆。
  “只要有可能,一定要多救人!”何伟下定决心。
  原本的任务是送专家到震中。但降落后,董事长林孝波来电:“震中路断了。你们先驻扎下来,听指挥部调度。”当晚,在彭布直升机停机场旁边的一间小木屋里,4名飞行员度过了到灾区的第一夜。
  直升机小心翼翼一点一点下降,30分钟后,在与机身差不多大小的地面成功着陆
  10日上午,刚做完直升机例行检查,指挥部来命令了:有群众被困在日则保护站,但地形狭窄,前来支援的西部战区某陆航旅直升机太大,降不下去,西林凤腾的直升机小些,试试看能不能着陆。
  12时,两架直升机升空,带着专业救援人员和大家的希望,一前一后向群众被困地飞去。
  “小松鼠”灵活地飞进日则沟,现场情况比想象的糟糕:山高、沟深,枝叶茂密,山体、道路损毁严重,几乎找不到一处完整的平地。
  直升机悬停在空中,寻找着陆点,但这并不容易。不断有山体垮塌,扬起巨大灰尘,遮挡住视线;沟谷里刮起风,把直升机吹得晃动;这里又是高海拔地区,对发动机的损率更大。
  “必须尽快找到降落点。”飞在前面的曾宏机组专心查看,终于发现一处相对完整的公路面,但点位狭小。曾宏稳稳地操纵着直升机,一点一点下降,终于,顺利着陆!
  2名头有血迹的群众被救援官兵扶上直升机,曾宏起飞,何伟机组又下降。这样,两架直升机来回穿梭,将被困群众和救援官兵运往安全地带。由于降落点和机身差不多大,每次都要耗费半小时。
  掌舵的曾宏、何伟告诉记者,在他们5年2000多小时的飞行经历中,这次降落的难度最大,比公司日常任何一次野外降落更难。不过,好在“平时练得多”,没把握“我也不敢降下去”。

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直升机飞上天
  连续3天救援后,8月12日,飞行员和机组人员在彭布待命。这时,他们的故事已广为传播,不时有亲朋好友来电关心,并给他们点赞。
  曾宏的父母看到新闻,才知道儿子去了灾区参加救援,又担心又自豪。曾宏说,等以后老了,要给自己评人生中十大难忘事件,这一定是其中之一。
  何伟酷爱飞行,当年因为低度近视没能入选空军。5年前,西林凤腾通航招募飞行员,他辞了工作报考,应聘后学习开飞机,终于实现蓝天梦。电话里,3岁的儿子喊着“爸爸好厉害”,何伟的眼睛有点潮:等孩子长大了,慢慢给他讲这些难忘的事。
  徐铁楠一直记得,第一个被救上直升机的群众说:“我本来都绝望了,直到你们降下来。”
  “我躺躺。”年龄最小的陈刘俊夫倒在只有10厘米宽的滑橇上,瞬间就没了声音:一会工夫他已睡着了。
  这些天,坐镇大后方的林孝波一直和一线保持着联系,用丰富的飞行经验提点他们。“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参与救援,但却是最有意义的一次。”他说。以前企业的直升机主要是航拍、航测、运送人员和物资,这次是参与到人员营救中。
  林孝波还有两个身份:中国通航促进会常务副会长、省通用航空协会会长。他说,这次的成功救援让通航企业更有信心,大家能够在应急救援中做得更多、更好。“希望,能有更多的直升机飞上天”。

在线投稿邮箱:scrbp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