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部陆海新通道将给四川带来什么


  • 西部陆海新通道空间布局示意图(局部)本报制图/朱濉

        

    怎么看
      三条通路,共同形成西部陆海新通道的主通道
      通路1
      自重庆经贵阳、南宁至北部湾出海口(北部湾港、洋浦港)
      通路2
      自重庆经怀化、柳州至北部湾出海口
      通路3
      自成都经泸州(宜宾)、百色至北部湾出海口

      《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提出,加快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对于充分发挥西部地区连接“一带”和“一路”的纽带作用,深化陆海双向开放,强化措施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推动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立足四川,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又意味着什么?记者就此采访了省内外专家。
    □本报记者 熊筱伟
    四川交通将迎“革命性变革”
    ●将有最快捷、最经济出海货运通道
    ●改变南向铁路通道等级低、“卡脖子”路段多现状
      西部陆海新通道的主通道由3条通路构成,其中1条自成都经泸州(宜宾)、百色至北部湾出海口。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陈甬军用“革命性变革”来形容从成都出发的这条路将给四川带来的影响。原因很简单——这将是四川最快捷、最经济的出海货运通道。
      “想要这条路,四川喊了好多年了。”西南交大交通运输系主任殷勇进一步介绍,此前多位专家都曾呼吁打通该线路,政府也想了办法,但到目前“都还是断头路,成都到泸州、宜宾有铁路,再去百色就不通了。”如今纳入主通道建设,线路打通指日可待。
      这条路究竟有啥过人之处?殷勇表示,货运通道方面,从成都到北部湾港其实已经有3条铁路线,但都“绕了路”,最短也约1600公里。而这条路从地图上看距离最短,殷勇估计“只有1000公里多一点”,时间、成本都能省下来。
      具体能省多少?殷勇说这和铁路运行速度等相关。但根据经验,应该会是高标准的快捷货运通道。“目前四川普通集装箱班列时速约为80公里。而快捷货运通道则是100到120公里,速度提升25%至50%。”《规划》也明确提出提高干线运输能力,打造重庆、成都至北部湾出海口大能力铁路运输通道,同时完善公路运输网络,包括改造升级成渝铁路成都至隆昌段、隆黄铁路隆昌至叙永段,升级G93公路重庆至遂宁段等。
      我省已提出加快形成“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立体全面开放新态势,“南向”摆在突出位置。省社科院研究员盛毅等多位受访者谈到,这将有助于改变我省南向铁路通道等级低、“卡脖子”路段多的现状。
      除了改变四川南向交通格局,殷勇认为这条新通道还将参与构成一张更为宏大的交通网——西承中欧国际铁路大通道,东连长江黄金水道,实现“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在四川的有机衔接。
    四川经济或收获两大红利
    ●货物集聚,拉动沿线冷链、仓储、金融等产业发展
    ●更高层次参与国际产能合作,促进相关产业产能输出
      几乎所有受访者都谈到,交通运输变革,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先声。
      陈甬军认为,肉眼可见的发展,将从沿线路边小店开始,“不管小卖部还是旅馆,衣食住行一条龙都会很快发展起来。”这只是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带来的第一项红利。
      物流成本低、效率高,会带动货物集聚,“西南、西北的货物,将越来越多在成都编组,出发去往海外。”货物集聚,意味着对相关产业需求暴涨。陈甬军提到了新加坡的崛起,“免费停泊船只,但加油、加水、金融和物流服务等,都要收钱的。”新通道建设将直接拉动沿线冷链、仓储、金融等产业发展,成为四川经济新的增长点。
      第二项红利,则和全面参与国际产业分工有关。省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所所长廖祖君表示,新的出海口有利于四川在更高层次、更大范围、更广领域开展国际产能合作,最直接的是参与满足东南亚逾6亿人的市场需求。“当地对一般机电产品、日用品等需求巨大,反过来促成四川相关产业发展和产能输出。”
      从区域维度看,哪些地区获益最大?成都是西部陆海新通道的一个重要枢纽,也是主通道起点之一。殷勇认为这将推动成都成为“最大受益者”,迅速提升到国际枢纽地位;而作为沿线节点城市,泸州、宜宾,乃至临近的自贡、内江等都将直接受益,“根据惯例,西部陆海新通道将对沿线200公里内的节点城市产生直接辐射带动。这些地区可考虑发展枢纽经济。”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