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江达海 广元迎来发展新机遇

  •     

    时隔30年,嘉陵江再次全江通航——

      “呜呜……”6月29日上午9点50分,两艘满载重金属矿粉的500吨级货船顺着嘉陵江驶离广元港红岩作业区。这是时隔30年后,嘉陵江再次全江通航。
      随着开船的笛声,岸上的人们纷纷拿出手机将这一刻记录下来。一条黄金水道,承载着广元人走出大山到大海的热烈期待,也承载着广元人对振兴区域经济的期待。
      嘉陵江全江通航到底能给广元带来什么?□本报记者 张庭铭 王眉灵

    广元港投运 临港小镇要“红火起来”
      “呲,呲……”灶上黄色火焰一蹿而起,翻锅、加料、关火,不到5分钟一道西红柿炒鸡蛋出炉……10点10分,港口的汽笛声余音还没有完全散去,在1公里外的广元市昭化区红岩镇上,乡村记忆饭庄的炒菜声已经响起,饭庄老板蒲正波的梦想也张开了翅膀。
      今年41岁的蒲正波,是红岩镇白花村4组的村民,前两年看到小镇旁边的广元港即将竣工试航,他筹集了20万元,回到红岩镇上开餐馆。如今,他把餐馆开在镇上最热闹的大街,添置了崭新的桌椅,玻璃台面上擦得一尘不染。
      记者了解到,红岩镇上近来新开的餐馆好多家,中餐、火锅、小吃都有。在蒲正波看来,广元港的通航,一定会带动小镇餐饮、宾馆、商贸“红火起来”。
      乌鲁木齐昭化商会监事长张孝斌听说家乡建成了一个内河港口,在考察了几次后,他打算在港口附近投资水上沙滩娱乐项目。“嘉陵江航道打通,旅游观光等应该会带动起来。”他说,港口会带来客流,周围好几个朋友都返乡在红岩镇做生意。

    全江通航 带动区域经济多元发展
      “嘉陵江时隔30年再次全江通航……”6月29日,看着手机上弹出的新闻,在办公室加班的广元市城乡规划局昭化分局副局长张绍旭拿出柜子里的《红岩镇总体规划》看了又看,规划终于等到落地之日了。
      几年前,刚调入市城乡规划局昭化分局不久的张绍旭和同事一起做的这份规划,包含临港经济产业园、临港物流区、装备制造区等区域的子规划,已获得上级认可批准。也是这几年,张绍旭和同事们见证了江边的土地由荒地变小镇,由滩涂变港口。
      虽然中途由于下游水电枢纽中的航运设施没有完善,嘉陵江的全面通航暂缓,但张绍旭对规划一直信心满满,“我们是经反复调研后规划的,广元港是嘉陵江上游最后一个大港,除了广元七县区,也是西北陕甘青要走向长江的港口,一定会带动区域经济发展。”
      “老刘,赶紧安排把闲置的船台维护一下,我们的船厂要有生意了。”6月29日上午10点,提前得知嘉陵江即将再度全江通航的消息,朱洪荣立马给技术部负责人刘文国打去了电话,“你通知一下其他人,马上到我办公室开会……”
      对于广元港的通航,企业更有敏感度。几年前,朱洪荣和朋友一起成立了广元市远航船舶股份有限公司,建设了4个船台,聘请了50多名工人,专门为航运公司造船。
      在张绍旭看来,广元港的开航,因货物的装卸存储、中转换装、运输组织衍生的商贸物流、配套服务、临港产业、生活服务、旅游服务等,将加速城市之间、经济圈之间人流、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的共享,形成“1+1>2”的效应,它延伸出来的“港口经济”“物流经济”“专业市场”等,将直接影响一个地区的区域经济。

    “水陆空”一体 再塑区域中心城市新格局
      一条航道,不仅承载着广元人对幸福生活的渴望,也承载着广元人通江达海的期盼。
      “这下,我们的运输成本就和在河南本地一样了。”6月28日,在“畅兴嘉陵江航运推介会”上,刚与广元市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完合作协议的林丰铝电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吴东标难掩兴奋。
      作为从河南来广元投资的项目,在落地前,运输成本一直是吴东标担心的因素之一。“我们需要2吨铝粉才能产出1吨电解铝,如果运费高了完全负担不起。”
      拿过纸笔,吴东标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他们公司采取的公路运输,运输成本是0.49元/吨公里;如果采取水运,运费为0.08元/吨公里。
      “算下来,仅仅运输费就要节约一大笔。”吴东标说,当初他们在云南文山市区、丽江华坪县以及广元市等三个候选地中最终选择广元,就是看中了这里可以通江达海的交通优势。
      广元走出大山,通江达海,不仅仅体现在嘉陵江再度全江通航上,还体现在广元的铁路和空中航线的建设上。2017年12月6日西成高铁全线开通,今年7月2日,广元新增至乌鲁木齐、南宁航线,直飞城市达到11个。
      “嘉陵江水道全江通航,对于我们打造川陕甘结合部区域中心城市将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在6月29日的开航仪式上,广元市委副书记、市长邹自景说,接下来,广元将进一步完善“公、铁、水、航空一体化”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打造大通道、大枢纽、大物流、大开发的新格局。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