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才进入“价格发现”时代

  •     

    市场才是最好的“伯乐”,发现人才,用好人才,最终还要交给市场,让市场在竞争中发现人才、定义人才。
    □本报评论员 王付永
      任正非在对待人才这件事上有句“名言”:只要钱给到位,不是人才也变成人才。这话脱离具体语境固然经不起推敲,但任正非表达的意思不外乎还是,当经济发展到创新驱动阶段,人才是无价的,但人才的价值最终还是要通过价格来体现。
      在产业发展中,人才作为人力资源中的稀缺资源,和其他生产要素一样,都要遵循市场供应和需求的原理,物以稀为贵,有自己应有的价格。从年初江苏昆山亿元奖励院士创业团队,到近日杭州五百万元安置费引人才,从百万引进博士到年薪三十万引进技术工人,以及深圳最近提出的对高端人才的个人所得税政策,人才的价值,知识的变现能力,难得像今天这样被重视和“明码标价”。
      曾经一个时期,坊间有言道,研究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主要原因还是没有搭建有效的人才价格机制。即使在现在,知识的力量在一些地方仍未被充分认识到。但当发现生意越来越难做,钱越来越难赚的时候,人们不得不重新审视知识的价值。中国经济经过四十年的改革开放,转型发展大势所趋,高质量发展不可逆转,知识的力量,正在被每一个人真切地感受到。
      经济高质量发展需要创新驱动,而创新驱动本质上就是人才驱动。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不会凭空出现,要靠人才。推进经济转型升级,也要人才。发展大趋势对劳动力进行了重新定义,人才被放在了一个更高的位置。新一轮的发展进入人才经济时代,人才终于走向“价格发现”。
      中国人才文化中有一句名言: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伯乐相马”“知人善任”是发现人才用好人才的经验总结。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市场才是最好的“伯乐”,发现人才,用好人才,最终还要交给市场,让市场在竞争中发现人才、定义人才。水向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无论什么时候,这都是一个普遍的规律。
      有人说,中国并不缺少人才,缺少的是用好人才的机制。说到底,好的人才保障机制,其核心不外乎还是保障人才的待遇。想当年,人才东南飞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也在于东南地区的工资待遇迈上了新高地。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在其名著《国富论》中,专门拿出一章对工资进行详细的说明和论证,他认为,劳动工资的上升,不受国民财富的实际多少所影响,而是因为国民财富的不断增长所造成的。意思是说,最高的工资不是在最富有的国家或者地区里,而是在发展最快或者说致富最快的国家或地区里。
      较低的工资标准使一地经济发展缺乏技术劳动力的支撑,从而可能成为低端企业的洼地。当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应当不断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对高素质企业形成激励,实现优势企业驱逐劣势企业,最终提升整个地区的竞争力。这对快速发展的西部地区吸引人才,留住人才是一个启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