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扑朔迷离僰王山

  •     

    □陈海龙
      从空中俯瞰川南大地,无疑就是一幅巨大的泼墨山水;从地面进入蜀南竹海,到处都是纵横交错的绿荫长廊,你一旦进入这一片风景区,就等于淹没在了金山银山的怀抱中,你能够走出来,但你的心,永远无法走出来!
      僰王山是蜀南竹海边缘的一个景点,满山的翠竹让我误以为已经闯进了它的核心区。山上植被以竹为主,她像一个清秀的村姑,独自行走在烟雨蒙蒙的田坎路上。僰王山的神秘来源于僰人,这个在史学界争论已久的谜团,至今没有明确的答案。谁也不知道这个弱小民族为什么会突然消失、高悬在绝壁的悬棺、没有文字记载的一段空白历史,牵动着无数游人探索的欲望。
      僰王山不大、也不雄奇,我惊异的是那些裸露的岩石,为天下罕见的千层岩,剖面清晰,纹理毕现,如同卷卷天书层层堆积起来,令人叹为观止。那些看不见的文字,被挤压在大山的最深处,无人破解,让传说漫天飞舞。
      僰王山是会说话的,在千百万年的重压下,它依然挺立着不屈的身躯,昂扬着高贵的头颅。无数条溪流在山中奔涌、喧哗,割裂着坚硬的岩石,飞珠溅玉地突围,洗净历史的血迹,滋养着苍茫的土地。群山莽莽、树木葱葱,鸟语花香的华丽外衣下,我相信,溪流只是表面的一个符号,地火依然在地下奔突。
      不得不说飞雾谷、不得不看飞雾洞,这藏在深闺的秘境,毫无疑问应该是僰王山最耀眼的明珠。要是没有本地人的引导,你就是走到它的面前,也未必会发现它的存在。
      这里是一个超尘脱俗的迷宫,烟雾腾空,捣珠崩玉,奇幻迭出,景景妙绝。僰王山峡谷中绚美的诗情、画意,如同精灵,不断地扑面而来,从我的感官中一滑而过,悄然难觅,灵感时时闪现,稍纵即逝,天籁般的旋律在竹林中回响,让红尘中人为之瞠目结舌。
      震撼!地狱与天堂的全部场景,被浓缩在一个狭窄的空间,你会在瞬间上天入地。不断涌出的浓雾,人迹罕见的野径,峰回路转的画面,奇花异草的环境,把你带入远古的梦幻之中,移步换形,涉足成趣,步步震撼。
      站在细雨蒙蒙的洞内,一线金光从天而降,斜插进洞穴的深处,除了水的欢呼声外,不时有阵阵悦耳的鸟鸣扑入洞中。举目四顾,神话般奇特的洞壁,不停地变化着新的风景,让你目不暇接,惊叹连连,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我不是史学家,无意去翻动那些带血的古迹,我不是地理学家,不想去考证那些尘封的脚步。人类在历史的进程中、在大自然面前,实在过于渺小。悲壮也好、惨烈也好,都早已融入僰王山宽阔的怀抱。我相信,在这片大山之中,一定会有无数的魂魄在飞舞,继续演绎着生存与苦难的故事。
      据当地老百姓说,这里原来叫博望山,改称“僰王山”是口误还是史实已经不重要了,现在重新认识僰人在这片土地上创造的辉煌,体现了我们对真实历史的认知和回归。
      无论树木多么葱茏,真相是永远无法掩盖的;无论流水多么无情,魂魄总会在山水中保存下来。我听到山的呻吟、水的怒吼,在漫山遍野的翠竹林中,古老的桫椤依然健在,充满生机,笑看着人世间的匆匆过客。
      岁月漫漫,朝代更替,世事翻新,唯有山水依然激情飞扬,与岁月永存。游走在这一片青山绿水中,一步步穿越僰王山的层层惊喜,山间的竹叶、苗家的芦笙、篝火的呼唤,我们似乎会在米酒的清香里,自然醒来,看清喜鹊飞过的痕迹,寻找到僰王山的过去与未来。
      竹,有节而无心。遨游在浩瀚的竹海石海洞穴之中,除了眼花缭乱可以形容我的心境外,那个互相支撑、顶天立地的人字,使劲地拍打着我的眼帘,翠绿已经覆盖了我的世界、融进了我的血液,穿透了我的灵魂。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