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阳光揣在胸口里

  •     

    □叶延滨
      人活一辈子,就是活心情。会活的,活得心里美。不会活的,归根到底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那么大一个世界,比什么?比财富,你肯定不是最富的,哪怕你是富二代;但也不是最穷的,哪怕你今晚的饭还没着落。比地位,统治过半个地球的人,比方凯撒大帝和成吉思汗,你都没遇上,当奴隶、当战俘你也没赶上。你就是这城市里平凡的千百万分之一,怎么办?气死,不值。自己活自己的,活得自己美滋滋的,那就对了。从现在开始,不迟!
      人的脑子,就那么点大,装的事可多可少。堵心的事,一件就足够多了。一件事让你想不开,你的天就黑了。想开点!就是遇事多朝云开雾散想,哪怕云堆里有一丝缝,给点阳光,就赶紧灿烂一回。
      好想法,好念头,还有写文章的好句子,就像天上的云朵一样在心上飘。云彩是个好东西,不用开荒、播种、浇水、施肥,风一吹,就舞动腰肢朝你来,让你的头顶上的天空丰富而美丽。只是云彩也有个短处,没根,风再一吹,飘走了。所以,好心境一定要留住。从心上飘过的好句子,你写下来了,就是你的了。有人说,像抓鱼。鱼过了时间,会臭。好句子不会变味。所以,写诗是一门让人变得心境开阔的手艺——在心灵的天际驯养彩云。
      脑子是人与生俱来的宝贝。不用脑子的人,把脑子变成一池死水,死水还会变成泥沼,泥沼里的东西和气味,都不会让人开心。爱用脑子,那是一汪活水,有的还是湖泊,还有的更是大海。湖泊的活力来自有活水的注入,我们说,那是喜好学习,不断汲取新事物。大海是另一境界,自身充满活力,潮起潮落,皆成气象。古代的孔子,上世纪的爱因斯坦,他们宽脑门里都是大海。这是真财富,无法计量的财富。
      心里有事,你藏着,但别人知道,从你的脸上看出来。脸上有字吗?
      人们说,这人有驴脾气,死犟。毛驴受委屈了。小毛驴才不犟呢。在小驴的脑门前悬一把青草,驴有盼头,走得可欢了。人脑门前面也有一把青草,叫希望,也叫前途。青山绿水间长大的乡下孩子,到城里头拼搏,挤地铁、住地下室、泡方便面,睡着了就梦老家。醒来给老娘发信息:挺好的,吃住都好,老板说我有希望!有希望三个字,让所有的辛苦都不算辛苦。没有一个老板这样给员工算账:“你一月能攒下3000元,一年3万多元,你干满50年,会让你从地下室搬出来,买下上面的一套有厕所有厨房的小套间。”这叫死心眼算死账。其实,有梦的日子心里就美,地下室里做的梦谁说不比上面高层居民的美?山里的村子还是那个村子,也许比早先更好一些,有了乡间公路,有了电视,人们却这样说,村里多是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留守,这两个字好让人心酸。意思是将要离开,意思是暂时屈居于此,意思说只要能走肯定会走。好山好水的老家怎么就留不住人心了呢。啊,山美水美乡情也美,都悄悄地流向了远方城市地下室里的美梦中。
      孩子总是心里美滋滋的,因为他的一切都在前方,而疼爱他的父母把前方描绘成一座花园,偶尔的哭闹其实是还想得到更多的疼爱。老人容易忧郁,因为他依然像孩子那样只会朝前看,那么,“只是近黄昏”是忧伤的最好定义。老了,当老人回头看走过的路,就会有许多回忆重新涌进心田,那些曾经让人悲伤的事情,现在没有能力再次击倒你,那些美好的事情,却能再次让你感受幸福,使你像秋天的老树,挂满甜美的果子。
      心里美三个字,想透,活明白。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