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都 小众运动春正好


  • 鲍佳富在空中花式炫技。

    蒋逍然在越野赛中。

    鲍佳富在小轮车上炫酷。

    刘敏奔跑在雪道中。

    拳击爱好者上台实战。

    已经能走上台前实战的拳击爱好者。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3月13日夜晚,成都大慈寺国际青年社区旁,鲍佳富和他的小伙伴如约在这里玩起了小轮车,空中翻腾、甩把等空中花式炫技,引得不少路人围观拍照。在成都东湖公园,跑者刘敏正沿着公园的赛道做赛前拉练,为即将开赛的彭州葛仙山越野赛做准备。
      随着成都加快赛事名城建设的步伐,一系列前卫新潮的小众运动,不断走入大众视野,吸引市民参与其中。彰显力量的拳击、腾跃空中的小轮车、亲近自然的越野跑……它们,让参与者的生活“蝶变”,也让“动起来”的成都更加时尚。
    越野跑
    跨过山河江海拥抱自然
      3月9日,四川跑者蒋逍然在香港开启了今年的第一场越野跑赛。作为四川越野跑圈的小达人,31岁的他已经在多项赛事崭露头角:2018林贾尼火山越野赛季军、2018黄龙极限耐力赛季军……
      随着马拉松的火爆,越来越多的跑友不满足只是在马路上奔跑。越野跑逐渐走入四川跑友的视野。越野跑是一种在野外自然环境中进行的中长距离赛跑。险峰、碎石、流沙、草甸……这场看似拥抱自然之旅,一切未知也正悄悄打开大门:受伤、迷路、遭遇动物袭击……连续的大爬升、陡然的快速降,或是黑夜独跑的悚然,以及极端条件下近60摄氏度的温差,都考验着参与者。
    □本报记者边钰
    回归自然 感受野性呼唤
      为什么要去跑越野?“走常人走不了的路,抵达常人不曾抵达的地方,在肆意驰骋中遇见常人无法遇见的风景。”蒋逍然说。
      “去年打卡了印度尼西亚的林贾尼火山越野赛,前段时间,这个火山喷发了,有好多风景都不复存在了。”蒋逍然记得,在印度尼西亚五月的凌晨两点,跑累了的他站立在林贾尼火山脚的火山湖岸边休息,抬头望着火山湖上的一抹星空,纯净而璀璨。碧蓝的火山湖、山巅的日出,都撞击着他的心。
      路上除了美景,还有各种挑战。林贾尼火山越野赛开跑不久,蒋逍然出发时的兴奋感已被十公里两千米爬升的藤蔓路消耗殆尽,在经历漫长而孤寂的“热带森林通道”之后就是急转直下的“最危险路段”——从陡峭的巨石缝里下降到火山湖边。手脚并用的他在岩壁上寻找落点,成功“降落”之后,他才长长舒了口气。
      在“90后”刘敏眼中,跑越野,像是一种野性的呼唤,呼唤着你去挑战各种艰难。2018年,跑四姑娘山时,过膝的雪地,让每一位跋涉者步履艰难。广元曾家山国际越野赛,3至5公里的下坡赛段,全是稀泥地,“需要手脚并用地往下爬。”
    险象环生 开启动物奇遇记
      51岁的陈学军从2011年开始跑越野赛,迄今为止,他的运动设备上的跑步里程数已达近4万公里。
      越野跑将马拉松的城市赛道搬到自然,它让每一个参赛者以个体形式和自然零距离接触,但也意味着有更多的未知风险。有一年,陈学军在甘肃敦煌参加比赛。白天的温度达到40摄氏度,夜晚则降到零下20摄氏度。在朱家山附近,他的手持导航失效迷路了。此时,是晚上9点,除了头上的一盏头灯,四野漆黑。直到第二天凌晨3点,志愿者才找到他。
      还有一次,陈学军和一群跑友在戈壁滩奔跑,经过流动沙丘时,夜晚的戈壁风呼呼地吹。他的朋友问他:“军哥,你听见什么声音没?”陈学军兴奋地回答:“风声。”朋友说:“不对,是狼声,距离我们60到80米。”朋友向陈学军解释,自己曾在戈壁滩工作过,每晚都会听见这种狼嚎声,偶尔会看见狼的两只眼睛在夜色中泛光。此时的陈学军突然想起,此前,他远远地看见远处偏离赛段的路边有“头灯”时闪时灭。他还振臂高呼,提醒对方:“嗨,哥们,你走错了,朝这边走。”现在回想起来,极有可能是遇见野生的动物,亮着的“头灯”就是动物的眼睛。
      尽管面对风险与疲惫,但跑友们仍然乐在其中。四川妹子郑钧月夺得2018年穿越阿尔卑斯山区越野赛的女子组冠军。在跑到67公里处,她意外崴脚,为了按时完成比赛,在三天两晚的赛程里她几乎没有睡觉。但也是在那里,她遇见了为她加油的市民,“什么是生活的美好,就是你遇见的这些人、事,不断地温暖着你,让你相信生活的美好。我们穿越人山人海,跨过山河江海,拥抱自然,感受人性最真实的一面,这就是越野赛赋予每一个跑者的意义。”
    小轮车
    街头花式炫酷比拼
      从斜面上飞驰而下,花式转弯之后又急速弹起,旋转、跳跃、平稳落地……3月12日傍晚,一群骑着小轮车的少年在成都欢乐谷附近纵横驰骋,吸引了不少目光。
      作为一项裹挟着街头文化的极限运动,小轮车吸引四川车手的不仅是炫酷的技术看点,“车圈”文化,也让不少车手在这里收获快乐和友情……
    □本报记者边钰
    动作高难 耍酷很苦
      20岁的鲍佳富在四川小轮车圈颇有名气,目前他已经拿到2021年第十四届全运会参赛资格。然而他却表示,小轮车运动看起来很酷,比如借助抛台,小轮车手腾跃空中,可以做出各种前翻后翻等难度动作,但真正练习起来却非常苦。“要掌握这些技巧,你需要从海豚跳、后轮滑、前轮滑、转把、交叉手打车把等开始学习,才可以慢慢进阶到神龙摆尾、后空翻、前空翻、侧空翻、空中放双手等高难度动作。”小轮车与我们熟悉的自行车大同小异,只不过它的车轮半径一般只有20英寸,从而能更好满足花样炫技时对车轻与巧的要求。另外它的车把是旋转设计,可以进行360度旋转,方便完成各种高难度动作。
      鲍佳富最得意的一个技巧就是360度旋转+神龙摆尾+甩把。“神龙摆尾练习起来并不容易,由于腾空时,会失重,导致失去平衡,经常摔跤。”加上要在空中腾跃的几秒内完成多项动作,只有通过百次甚至上千次的训练,形成肌肉记忆,才能在空中游刃有余地完成这个动作。
      作为四川小轮车圈少有的女车手,获得2015FISE世界极限运动巡回赛第二名的黄莉雅也坦言,玩小轮车需要身体具有很高的协调性和灵敏度,而且练习的过程也是漫长而又枯燥的。最开始练习倒车转身时,黄莉雅始终不能掌握180度的旋转,那就先旋转10度,再20度,再30度。摔倒了,就再爬起来,直到成功为止。
    团体运动 分享快乐
      小轮车手有很强的团体性。玩车时,大家常是团体出动。26岁的江天是一名小轮车业余爱好者,玩小轮车已超过10年。他经常和小轮车车友约着“耍街”。耍街,就是一圈车友爱好者随便骑行在路上,遇见路面有斜坡、台阶等适合小轮车的地形,就停下来,开始炫技、比拼,等大家都玩尽兴后,再一起骑行到下一个点。“那个时候,我们经常就是二三十个人一起骑着小轮车出行,回头率还是很高。”
      鲍佳富也有自己的玩车圈子,他笑称自己的车友都是一群快乐的“疯子”。只要有时间,鲍佳富喜欢和朋友去凤凰山公园的小轮车场地玩,因为那里有成都仅有的一块碗池练习场。“就这样骑行在车上,上坡下滑、腾空、甩把,完全感觉不到累。”从下午1点,他们可以一直玩到深夜12点,“如果场地没有灯光,我们就用骑行的电瓶车车灯照亮,然后接着比拼交流。”这种“车圈”文化,也是吸引车手的地方,“玩小轮车的人都有很强的黏性,大家愿意一起玩,一起分享简单的快乐。”鲍佳富表示。
    拳击
    “打”成自信大胆新女性
      “想看我‘打锤’的,快来!”3月初,江雪在微信群内吆喝。宣传海报上,女孩脑后梳一个干净利落的马尾,手里紧握大红的拳击手套,身披黑色运动服。原来,江雪说的“打锤”是拳击表演赛。平时,她是一位咖啡店的老板,经营着自己的小店,业余时间,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拳击手”。
      如今,拳击这项代表着力量的运动因其塑形、减压效果良好在成都越来越风靡,越来越多的都市女性更是加入了练拳的行列。
    □本报记者李婷
    燃脂减压引来女白领
      江雪算得上是成都拳击圈的“资深拳击爱好者”,她练了10多年拳击,接触到最早一批玩泰拳的成都人。“当时在健身房看到一群打泰拳的小伙伴,他们邀我一起玩,我一口答应说好啊,就这样玩嗨了。”最近,江雪迷上了高攀路上的一个女子搏击俱乐部,这家俱乐部目前也是成都唯一一家专门以女性为服务对象的拳击馆。
      拳击馆里的“90后”教练贺文菊,是不少学员尊敬的老师。她14岁加入冕宁拳击队,17岁调入散打队,曾在26岁获四川省运动会女子52公斤级散打亚军。贺文菊回忆,小时候自己走“艺体生”的道路,由于自己的体格和身体素质,被教练看中,师承拳击资深教练史光雄三年。贺文菊说,这几年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在茶余饭后进行拳击运动,她们年龄多在二三十岁左右,以上班的白领为主,也有带着孩子的妈妈。记者走访了几家拳击馆也发现,拳击运动深受不少女白领追捧。
      1999年,由好莱坞的著名导演大卫·芬奇执导的电影《搏击俱乐部》令不少影迷印象深刻,并让他们开始对拳击运动感兴趣。“电影当然有夸张的成分。”贺文菊说,但就女性而言,目前减肥、减压是不少学员报班的初衷。拳击运动是一种高效的有氧运动,相较于健身房的局部肌肉锻炼,更有利于女性全身的塑形,也锻炼心肺功能,在强身健体的同时,也能起到一定的防身效果,所以这些年才慢慢热起来。
    发掘柔软内心的勇敢力量
      “当然你不能说练了拳击打架就厉害,我们不提倡女性在遇到危险时和歹徒硬碰硬,但拳击这种运动能带动锻炼人的临场反应力,养成一种沉着自信性格。”贺文菊还记得,她有一位学员是四川大学文质彬彬的讲师,她亲眼见证着这个略显羞涩的女孩,从一个出拳站位都不会的零基础学员,在近一年的时间里,通过刻苦训练,慢慢地能站在拳击台上与别人一对一的实战。“你要知道,我第一次站上台与别人对战时,其实也花了很大的勇气,去鼓励自己。”
      所以在贺文菊看来,拳击运动其实对女性最大的帮助是自信。和她合作的另一位女拳击手雷曼丽,从一位英语教师蜕变为职业拳击手,当时雷曼丽踏入拳击这行,家人还担心女生做拳击显得“暴力、容易受伤、找不到男朋友。”但雷曼丽却在这条路上结识了自己的老公,成为一个开朗自信的人。“如果自己不练拳击,可能并不会这么自信,性格里还有一点忧郁,”雷曼丽说。如今她被媒体亲切地称为“成都最美泰拳手”。
      贺文菊提醒,拳击作为运动,爱好者只要带上头盔、牙套等防护措施,在科学合理的训练下,其实是比较安全的,也不会受伤。但如果想要最后站在拳击台上,成为观众注视的焦点,有着很酷的身手,其实背后需要大量枯燥而艰苦的训练。不少学员在初期体能训练和爆发力训练时,都会吃不消甚至感到“头晕”。“总之不同的运动目的,就在拳击中达到减肥、健身、防身、比赛等不同的效果,谁说女孩子就一定得柔柔弱弱的?大胆的、自信的、有力量的现代女性,同样很吸引人。”
    专家建言
    小众运动走大众路线 有挑战更有前景
    □本报记者边钰
      小众体育逐渐火热,也按下了体育经济的加速键。成都体育学院体育旅游实验室主任杨强博士认为,“酷”和“极限”是小众体育变得流行的一个重要基石。年轻消费者矩阵推动了小众体育的大众化。小众体育更好玩,让运动更出彩,吸引了更多年轻人参与。在政府的推动下,凭借各项赛事的影响力,小众体育还能有更为广阔的市场,尤其是青少年体育培训这块,会有越来越多的父母愿意为自己的孩子在这类新潮时尚的体育项目上买单。
      但是,小众运动走大众路线,“费用”有时会成为阻碍。以小轮车为例,现在,一辆简装小轮车,价格也在2000元左右。而对于其他如冰球、马术这类运动,其一节40分钟左右的课时费用,就在400元到500元之间。“除了小众体育本身费用偏高,还有一个大的背景就是目前体育消费尚未成为普通百姓日常生活消费的必要组成部分,其中有一部原因与我国体育竞赛表演活动、体育健身休闲活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有关。”此外,一些特定领域的竞赛表演活动运营商还没有摸到长期稳定的盈利模式、场地欠缺等也使得小众运动扩张还比较困难。“但随着这些问题的梳理解决,小众运动‘开枝散叶’未来可期。”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