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都市郫都区战旗村 土地制度改革经验与启示

  •     

    调查研究
      2018年2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成都市郫都区战旗村考察时强调,要把发展现代农业作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中之重,把生活富裕作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中心任务,扎扎实实把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好。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是破解当前农村发展难题的关键环节,在深化农村改革中牵一发而动全身。战旗村从参与国家部署的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到全面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准确把握住了中央政策要求,结合实际,扎实推进,走出了一条改革之路。□省委政研室调研组

      坚守土地集体所有,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租得出去也拿得回来”,为新时代土地制度改革储备了集体资产,改革的取向始终瞄准集体经济壮大与农户增收
      农村集体所有制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的重要形式,是实现农民共同富裕的制度保障,它的基础是土地归集体所有。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改革,是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探索完善城乡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体制机制的重要切入点。国家2015年3月部署试点时,对就地入市的土地,明确要求是依法取得、符合规划的工矿仓储、商服等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在像成都市这样的大城市郊区,许多具备如此条件的土地,早就被一些业主长期占用,产权关系错综复杂,村集体经济组织事实上已难以将其收回。
      2015年9月,战旗村拿出一宗面积为13.447亩的土地,在全川敲响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挂牌拍卖的第一槌。该宗土地大部分是原属村集体所办复合肥厂、预制厂的用地,这些村办集体企业历经改制,被承包出去,但土地等集体资产一直掌握在村集体手中,产权十分清晰,村集体“做得了主,拿得出手”。
      农村改革,不能把集体所有权改虚了,不能把集体资产改没了,不能把集体经济改垮了。战旗村从改革开放初期办砖瓦厂,到现在发展股份合作等多种形式的合作或联合经营,无论相关企业或实体如何改制,经营权如何变化,对所涉及的集体所有土地,都是实行使用权出租。即使是全省“第一槌入市”的这宗土地,也不是“一卖了事”。除了土地入市本身只是出让一定年限的使用权而非转让所有权,村集体作为土地所有权的主体,还与投资者充分合作,对开发形成的商铺等物业承担管理和服务职责,从中取得相关收益,促进农户就业。
      2017年,战旗村集体资产达到4600万元,包括资金、房产、土地、无形资产、债权等,一草一木都已经纳入2015年成立的战旗资产管理公司,股份由该村当时在册的1704名村民共同持有。通过土地入股、经营权流转、资产出租等方式,村集体每年可取得462万元的收入。目前,参与经营的主体既有本村成立的专业合作社,也有农产品生产加工企业,村集体经济的组织化、市场化程度不断提升。

      党支部发挥坚强的战斗堡垒作用,集体经济组织对全村土地实行最大化统筹,真正落实集体土地所有权,为建立兼顾国家、集体、个人的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机制创造条件
      基层党组织在宣传党的主张、贯彻党的决定、领导基层治理、团结动员群众、推动改革发展等方面必须发挥好战斗堡垒作用。入市的地有了,方向明确了,改革靠谁推动,当然要靠村党支部这个农村基层组织的核心。
      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每项实践,无论是从发动群众到制定规则、组织实施等各个环节,还是完成土地确权颁证、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认定等各项工作,都离不开村党支部强有力的领导。战旗村党支部在改革开放中一直都发挥着很好的“头雁作用”。新时代,战旗村党支部在党员中开展了“三问三亮”活动,一问自己入党为了什么,二问自己作为党员做了什么,三问自己作为合格党员示范带动了什么,党员要亮身份、亮承诺、亮实绩,战斗旗帜更加高扬,战斗堡垒作用更加彰显。
      战旗村在改革开放以来的历次调地中,全村土地都是由党支部领导下的村集体来统筹。近十年,开展土地整理、承包地流转、集体资产确权到户,特别是统筹推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三项试点,战旗村土地调整很大,围绕土地数量多少、位置远近、质量优劣,处理不好,群众之间都会产生矛盾。由村集体在全村范围进行统筹,才使调地有了最大的平衡空间,最大限度地保证了公平公正。
      村集体对全村土地实行有力有效的统筹,使集体土地的所有权真正得到落实,为土地制度改革建立土地增值收益的合理分配机制奠定了基础。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出让、租赁、入股,实行与国有土地同等入市、同权同价,给集体经济组织带来了丰厚的土地增值收益,能否建立兼顾国家、集体、个人的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机制,关系着这项改革的成败和改革方向是否走偏。
      战旗村党支部带领村集体在推动改革中发挥关键作用,对于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形成的土地增值收益,探索创造了在国家征收调节金后集体与个人按照8:2分配的办法,集体主义得到弘扬。村集体分得的“80%”是提取的公益金(30%)、风险金(10%)和公积金(40%),公益金用于为村民统缴社保和公共基础设施维护等,公积金则用于集体经济组织发展,为全村农民共同富裕打牢基础、做好保障。

      牢牢把握城乡融合发展要求,找准定位,用好区位,抓好生态环境保护,凸显乡村经济价值、生态价值、社会价值、文化价值,大力发展乡村旅游,集体资产效应不断放大
      走城乡融合发展之路,实现城乡共荣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前提。城市与乡村是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生命共同体,发展中要有各自的定位,彼此融合而保留差异,互促互进,共生共存,才能形成平等互利的良性互动。保护好农村生态环境,田园风光、湖光山色、秀美乡村就可以成为聚宝盆。
      战旗村属于城郊型农村,距离成都市中心城区通达度高,村内按照新川西民居加徽派建筑风格,统一规划和建设了农民居住小区,建筑错落有致,道路宽敞整洁,设施配套完整,田间地头农作物生机盎然,呈现出美丽的现代田园风光和乡村风貌。党的十八大以来,战旗村牢固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持生态先行,关闭了5家污染企业,实施土壤有机转化和高标准农田整治1000亩,建成柏条河生态湿地,持续保持生态环境优美的乡村景观,乡村自然资本不断升值。
      进入新时代,乡村价值更需要重新审视。乡村不再是单一从事农业生产的地方,还有重要的生态涵养功能、令人向往的休闲观光功能、独具魅力的文化体验功能。适应城乡居民需求新变化,休闲农业乡村旅游已然蓬勃兴起。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三权分置”,其中适度放活宅基地和农民房屋使用权,可以重点结合发展乡村旅游业做出“大文章”。
      战旗村拍卖的第一宗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用于开发建成独具川西民居风格的“第五季香境”旅游商业街区,为该村在优美的自然环境、良好的设施条件基础上又增添一道风景线。随着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三项试点”工作的推进,该村推出“乡村十八坊”“满江红豆瓣初加工”“乡村振兴人才培训学院”等项目,这些项目与发展蓝莓草莓种植、有机蔬菜种植和薰衣草、玫瑰园等特色花卉观光农业结合在一起,将不断丰富和创新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模式,为农村创新就业开辟新天地。
      完善和落实基层民主科学决策制度,让农民自己“说事、议事、主事”,增强推动改革的凝聚力;坚决依靠群众,着力提高农民综合素质,强化乡村振兴人才支撑
      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事关农民群众切身利益,推进这项改革既要尊重多数人的意愿,又要照顾少数人的合理要求。必须强化党领导下的农村基层民主建设,以扩大有序参与、推动信息公开、健全议事协商、强化权力监督为重点,完善基层民主制度,丰富基层民主协商的实现形式,真正做到“村里的事村民商量着办”。
      在发展基层协商民主中,战旗村党支部切实发挥基层党组织的领导核心作用,以党支部为战斗堡垒把牢政治方向,以村民代表大会、村民议事会、村务监督委员会为组织形式,以村民委员会为执行机构,完善村民自治机制,带领群众自觉贯彻落实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保证中央各项决策部署落实到“最后一公里”。
      发展基层民主,必须适应基层实际,顺应群众需要,切实把协商民主落实到基层决策管理的各个方面,凡是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决策都应当充分听取群众意见,使人民群众的权利不再停留在形式上。战旗村对于试点改革中涉及村里的重大事务,真正坚持了“有事多商量,遇事多商量,做事多商量,商量得越多越深入越好”。集体资产如何处置,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是否入市、怎样经营管理,这些都由村民代表大会集体决策;入市的方式、途径、底价,都由村民代表民主协商;入市后土地收益的分配和使用,都按照全体村民同意的分红方案执行。村里建立党务、村务、财务公开栏,村里的大小事项都在这里及时公开,接受村民监督,党支部和村委会随时做好反馈和解释工作。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改革的动力来自群众,必须紧紧依靠群众推动改革。改革创新从实践中来,特别是群众在实践中自身得到锻炼,综合素质不断提升,他们的创造力就会源源不断地爆发出来,在改革中充分发挥出主体作用和首创精神。
      战旗村采取开办乡村振兴学院、村民讲习所等形式,邀请领导干部、专家学者集中对村干部、广大村民进行教育培训,切实提高干部群众推动农村改革发展的能力和素质。大力实施村民艺术素养提升行动,推进战旗飘飘等文化综合体建设,提振农村精气神。推动乡风文明建设,培育挖掘新乡贤人才。与此同时,持续开展“我为战旗增光彩、大学生进农家”活动,推行“村+社会组织+社工+志愿者”模式,畅通智力、技术、管理下乡通道,努力汇聚各方力量,为乡村振兴提供强有力的人才支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