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川粤农民工调查

  •     

    (上接03版)而这些最终都指向农民工的市民化问题。
      多位受访专家指出,农民工市民化首先要解决农民工户籍问题。其次要实现住房、医疗、教育等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再次,农民工要真正融入城市,享受市民权利,增强市民意识,创造出文化认同的环境。

    告别“农民工”称谓
      “农民工,其实并不是一个恰当的称谓。工人就是工人,不应该有城市工人和农民工人的说法。”三农问题专家、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郭晓鸣说,农民工是我国在特殊历史时期出现的一个特殊社会群体,对社会发展有积极意义和特殊贡献。
      受访专家指出,囿于过去的城乡二元结构以及户籍限制,改革开放后,大量进城务工农民无法变成市民,“农民工”这一称谓本身就有局限性。乡村居民选择从农民“跳槽”成为其他产业的从业者,应是职业决定属性和身份的称谓,而不是属性决定职业。在城乡一体化进程中,更应摒弃不合时宜的旧观念,尽快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弱化这一群体称谓的农村户口属性。
      “应让‘农民工’成为历史。”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说,实现共享发展,需要加快相关政策的落地,实现中央确定的使1亿左右农民工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定居落户的目标。
      2014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中要求,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
      2018年底,四川省出台了《加强农民工服务保障十六条措施》。据四川人社厅农民工工作处副处长赵华文介绍,措施从强化就业服务、加强技能培训、改善居住条件等十六个方面,进一步向广大农民工提供均等化公共服务和人性化关心关爱,增强农民工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越来越多措施的推出,推动着农民工市民化的进程。在多位受访专家看来,这是一个长期发展的过程,既要考虑农民工市民化的现实条件,又要考虑农民工市民化的长远条件和制度设计。如果过快,城市无法消化;如果过慢,则影响城镇发展进程。因此,必须根据农民工发展的条件和城市发展的规律,在合适的时机,及时引导农民工群体抓住机遇,推进市民化进程。

    渴求精神权益的新生代工人
      “历史上闯关东、走西口,是没办法。而闯广东,则是出于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农民工作家周崇贤说,告别吃饭时代,一代又一代农民工的文化素质已发生质的变化,新一代产业工人的精神需求更趋多元化,最需要平等与尊重。
      当前,80后、90后的新生代农民工约占现有农民工总量的六成,与父辈相比,他们对农业、农村并不熟悉,强烈希望融入城市。
      在珠三角地区,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较多,因经营压力,有的企业曾过于重视生产效率,而忽视了产业工人的精神文化生活需求。
      “产业发展需要产业工人,但如何才能留住产业工人是一个巨大的难题。”佛山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黄文富说,仅在狮山镇,就面对近50万产业工人的文化需求,政府必须考虑怎样才能形成有针对性的文化供给服务。
      “当前产业转型升级、弘扬工匠精神,都需要加强人文关怀与文化滋养。”佛山市文广新局局长陈新文说,佛山在反思基础上进行的文化供给侧改革,已取得积极成效:城市的人文环境日益改善提升,部分企业的离职率呈明显下降趋势。
      广东溢达纺织有限公司是一家有着两万多名一线产业工人的大厂,近年来,该厂不仅工人离职率持续下降,还出现工人“返聘”现象。2014年,溢达的工人离职率达34.8%;2018年前八个月,这一数字降至18.3%。与此同时,溢达的重雇员工占比达到总人数的0.8%。
      “工人流失率的明显下降,得益于企业软环境的不断提升。”广东溢达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马伟萍说,公司于2015年起与国家开放大学合作,投入630多万元为近1000名一线工人提供了学历提升服务。此外,企业还开设了16个俱乐部,每年辐射带动约10000名员工参与。

    从农民工走向新市民
      来自四川省金堂县的石萍,从上世纪90年代初来到广东东莞打工至今,由于工作出色,一直备受老板赏识和员工尊敬。
      从“外来妹”到主人翁,这些年石萍赚钱买房、买车,供养两个孩子就读于当地最好的学校,还将自己的双亲接来一同生活,已成为地道的东莞人。
      据了解,在珠三角的很多城市,经济每跃升一个台阶,总是与流动人口数量的增长同步,一些城市的户籍人口与流动人口数量已出现严重倒挂。
      如何促进外来人口更好融入广东,让流动人口在为广东作出贡献的同时分享经济发展成果?这一直是广东面临的重要课题。
      广东省人社厅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广东坚持把异地务工人员有序融入城镇作为推进精准扶贫、新型城镇化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要内容,与产业转型升级同步部署、同步推进。
      促进供需精准对接。自2016年新一轮东西部扶贫协作以来,广东共向四川甘孜州、凉山州提供就业岗位5.5万个,帮助1818名贫困劳动力来粤就业。
      切实提高职业技能素质。自2014年实施培训补贴政策以来,广东省级财政共投入18.5亿元用于补贴务工人员技能培训,共补贴培训省内外异地务工人员94.2万人次。
      切实提高社会保障水平。将异地务工人员纳入统一的社会保障范围,与城镇职工平等享受社保待遇。截至2018年9月底,广东省全省参加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保险的异地务工人员人数分别达1354万人、1975万人、2056万人、2187万人、1909万人。
      促进治理体系创新,切实维护异地务工人员合法权益。自2014年以来,广东省共为105.77万名务工人员追回工资等待遇69.38亿元。
      切实提高均等化服务水平。为异地务工人员提供就业、入户、权益保障等10余项“一站式”服务;实施“圆梦计划”,广东每年资助10000名异地务工人员入读高等院校接受继续教育;有序推动1300万左右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加快融入进程。
      农民工,既平凡,又不平凡。亿万大军闯中国的历史,仍在持续。他们在拼搏中实现着人生的升华。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刘大江刘宏宇 毛鑫 参与采访记者蒋作平吴光于薛晨薛玉斌
      (原载《瞭望》新闻周刊)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