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脚印的深浅

  •     

    □徐之睿
      细雨如织,读书之人上路了。当他们行走在山间松林小径的时候,松叶上留下的是一串深深的脚印;当他们冒着风雪踏过雪地的时候,雪地上的脚印中是被白雪掩埋的破土的嫩草;当他们合着大海的涛声披着泛着金光的晚霞,行走在平坦的沙滩上的时候,他们的脚步踏入了硕石的梦里,叩问着繁星的秘密。
      我从千里之外走来,为了寻求书中的点点萤火。
      你看迟子建谱的那一道道额尔古纳河的动人故事,你看到勤劳朴实的鄂温克人在山洞旁、在乌里楞中跳起的动人的舞蹈,翻飞的裙袂间藏着鹭鸟在晴空下飞扬的梦。我触摸那片真实的美好,却困在巨大开阖的书页里,迷失了方向。正如她在书中说:“没有路的时候,我们会迷路;路多了的时候,我们也会迷路,因为我们不知道该到哪里去。”
      眼前温柔的绿色光晕急速下坠,满天星辰也如同千万把利刃向我刺来。四周都是黑色,天际是曼珠莎华的朱红色,沉默,沉默,在巨大的关合声中我踏着沉重的步伐路过。
      在她的书中,我是被判处终身孤寂的人,于是我迫切地想找到一个逃离幻世的出口,所以,我看向了另一头的一串脚印。
      “一提笔就感觉岁月陡增”,踏入尘封的历史,余秋雨每每都被压到喘不过气来,他拷问自己拷问他写作的意义,质问那些由矛盾和相悖所带来的痛苦……在无休止的折磨挣扎后,于是余秋雨决定踏上“征途”。
      或许他的灵魂濒临枯竭,或许他的精神脆弱不堪,但当他踏上路的那一刻开始,大地便赋予他新生。
      他走过残阳下的道士塔,雪白的墙壁和庭院里怪异的塑像在黄沙漫盖的风中隐隐啜泣。他站在百年后的现在,隔着时代震颤着,那一头是泣血的晚霞,连着这一头飞天民族的后代。
      他走过,走过江南烟雨小镇的朦胧,青砖白瓦的记忆配上毛毛细雨是午后船工们的喃喃梦呓;他捧着,捧着易碎的江南人们琉璃似的梦。
      他走过日本群墓的悲寂,也走过阳关的悲凉。
      而我踩着他的脚印,去到他所去过的地方用心感受,用纸笔记录。忽然有一天发现自己周遭已是一片明亮,而他深深的脚印旁边缀着两个浅浅的脚印,浅浅是我,脚印,属于了大地。
      脚印深深浅浅,生命充实又空虚。方寸之间,天地之美;开合之中,万物之理。我追随而去,不问东西。
      或许时光终会老去,但只要让灵魂行走在路上,我们就不会一无所有。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