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四川日报

报纸广告价目表 网络广告价目表

四川日报新闻热线:028-86968052 订报:028-86968304 广告:028-86968855
四川日报网新闻热线:028-86968903    四川日报网商业合作:028-86968255

07文体新闻2018年10月11日

忆往昔 马识途令后辈感佩

    

  “马老,我是利利,您还记得我吗?”10月10日,张利从哈尔滨乘火车抵达北京,立即风尘仆仆地赶往中国现代文学馆,一见到马识途就激动地跟他握手。张利与马识途女儿马万梅是大学同学,其父与马识途曾是战友,喜爱文学创作的她也是马识途的小“文友”。
  在马识途书法展暨《马识途文集》发布会上,104岁高龄的马识途的“朋友圈”中,不乏许多像张利这样的晚辈,他们在北京道出昔日与马识途的各种渊源。□本报记者杨琳肖姗姗北京报道

马识途是西南联大的骄傲
  91岁高龄的中国科学院院士、西南联大北京校友会主席潘际銮,见到马识途时亲切地称他为“学长”。马识途于1941年考入西南联大中文系,潘际銮在1944年进入西南联大。
  “马识途先生是我们西南联大的骄傲。”活动现场,谈起自己的学长,潘际銮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先后师从闻一多、朱自清等文学大师,在西南联大艰苦的学习,为他以后的文学创作打下坚实基础。”看到马老的18卷文集,潘际銮很是为老学长感到高兴,“学长的勤奋与努力让我们敬佩,更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这也深深体现出西南联大‘生命不止,奋斗不息’的精神。”

见证马老寻女 感叹传奇经历
  说起马老的作品,被提及得最多的要数《清江壮歌》。这部讴歌革命烈士的著作,再现了地下工作者们在艰苦的环境中,坚信真理,坚信胜利,豪情满怀地工作的动人故事,感动过上世纪60年代的中国读者。
  张利就是其中之一。张利永远忘不了1972年到天津大学上学报到的那一天,正是因为《清江壮歌》这本书,串联起她与马识途之间的联系。无巧不成书,刚进入大学校园的张利,与马识途之女马万梅分到同一个宿舍,“我们报到那一天在宿舍聊天,不知怎么就聊到一本叫《清江壮歌》的书上。”这本书,张利仔细读了两遍,马识途20年寻女之路,让张利感动不已,对马识途长女也十分牵挂。没想到,当时张利对面坐着的就是马识途的次女马万梅。
  张利把这件事情告诉父亲,更巧的是,父亲竟与马识途相识,是抗战时期的战友。“我也喜欢写作,从那以后,这么多年,马老一直有指导我,还管我叫‘小文友’。我去过四川很多次,马老也来过哈尔滨,上世纪70年代,马老还专门给我写了幅《满江红》,如今那幅真迹还在我家。”
  张利是《清江壮歌》的读者,钟光湛和李范克夫妇则是这本书的见证者,他们是马识途失散20年的长女吴翠兰的同班同学,“我们亲眼看到马老找到她。”1960年,多方寻觅后,马识途与失踪20年的女儿吴翠兰重逢了,“那天,吴翠兰就跟我们说了这事儿,她回到宿舍说外出见她亲爸了。”李范克回忆,当时他们都觉得很诧异,为何吴翠兰还有个四川的爸爸,“她自己一开始也很难相信,直到马老拿出她小时候的照片,以及她牺牲的母亲的照片。马老左寻右寻,最终寻到北京,很传奇。”1966年,《清江壮歌》出版,这段传奇经历记录在书中,钟光湛和李范克也成了这本书的忠实读者。

在线投稿邮箱:scrbp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