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四川日报

报纸广告价目表 网络广告价目表

四川日报新闻热线:028-86968052 订报:028-86968304 广告:028-86968855
四川日报网新闻热线:028-86968903    四川日报网商业合作:028-86968255

09成德绵新闻2017年07月03日

李家岩:源头生活水


李家岩大坝鸟瞰效果图。受访者供图

  去年冬天,即将告别故土的村民们聚在一起吃坝坝宴。 (资料图片)

    

2016年10月,成都第二水源地工程李家岩水库开工建设,预计2020年竣工——

  崇州市文井江镇马家社区的余良,几乎每天要从城里跑到山里,自愿帮助村民协调搬迁中的纠纷;
  从成都派遣到崇州,兴蓉集团的刘兆兵,不停穿梭在“农家乐指挥部”和工地之间,力图将“文井江水”早日输送到成都市区;
  尽管新加入的乡村旅游专合社还没“开张”,但清泉村村民任建芳时常会到山上打望将来的环村新路,“靠着水库搞乡村旅游肯定没错”。
  这三个人眼下的生活状态,都与成都市第二水源地工程——李家岩水库工程息息相关。李家岩水库工程坝址位于崇州市怀远镇境内,总库容1.71亿立方米,电站装机容量1.8万千瓦。工程总投资49.64亿元,2016年10月9日,李家岩水库工程在成都崇州市怀远镇正式开工,预计2020年竣工。
  对成都中心城区居民来说,要到2020年以后才能感受到该工程的作用:每年可为成都市中心城区补水约1.4亿立方米、提供至少30天应急水源保障;而对余良们这样的新老“李家岩人”而言,随着李家岩水库工程移民安置工作进入尾声,新生活图景的精美底稿已经在眼前展开。□本报记者 王怀 蒋君芳

搬迁 在政策范围内为村民争取最大利益
  时值6月,从崇州城区通往文井江镇的鸡冠山路已是绿树成荫,却没了往年纳凉的人流。进入文井江镇地界内,路两旁已是连片推倒的房屋和成堆的瓦砾。
  “你看到的第一堆瓦砾,就是我原来的家,一共有400多平方米。”余良是镇上第一个签署搬迁协议、第一个推倒自己房子的村民。
  彼时,不少村民说他冲动。“政府虽然来量了面积,但赔付款没给”“好多地没了,以后生活咋过”……大家对水库移民这事议论纷纷,有抵触,也有担心:不少房屋是2008年地震后才修建,就这么放弃了,“舍不得”;祖祖辈辈生活的这片土地,也是村民心中难以割舍的依恋。
  但余良不担心,“这是国家级的工程,我相信政府的政策——而且后来确实一个平方的钱都没少我的。”
  “要打消村民的顾虑,就要把他们的利益摆在第一位。”李家岩水库项目推进工作指挥部负责人、崇州市委常委王成龙说。结合成都实际,当地创新探索出水库移民搬迁的新模式——“移民搬迁+拆迁安置”,在政策允许范围内,为村民争取到了最大的利益。
  余良的信心就源于“研究明白了政策”。他选择了货币安置,拿着补偿款置办了两套房子,一套在崇州市城区、一套在怀远镇上,余下的钱用来流转更多土地,扩大他的生态种养专合社生产规模。在政策允许下,他又把一家人的户籍保留在了文井江镇。这意味着,他和家人在享受城市就学、就医等福利的同时,仍能参与农村集体资产带来的股份分红。
  感受到政策带来的甜头,他自愿往返于城里和山里,帮助镇上调解村民搬迁中的矛盾。
  “这一项政策,让很多人没有了进城的担忧。”文井江镇镇长杨忠记得,最初做意愿调查时,只有20%左右的人愿意选择货币安置,最后实际操作时,这个数字超过了83%。
  没有选择货币安置的村民,将以统规统建、统规代建的方式,住进新家。
  怀远镇村民黄俊英选择统规统建。他在临时过渡的家里挂起了政府送的挂历,内页照片是村民们在搬迁前与老房子的合影。这样的挂历,怀远镇每一位因为水库而搬迁的村民,都有一本。
  看着老屋的照片,憧憬着新家的模样,黄俊英觉得“生活更有盼头”:距离黄俊英新家地址不远,崇州市旅游产业的大项目——投资106亿元的三郎国际旅游度假区,也正在抓紧建设中。“以后我也可以吃上旅游饭了。”黄俊英说。
  “把最好的位置留给老百姓,让他们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王成龙说,探索水库移民安置新办法,是李家岩水库项目能否成为造福当代、泽被子孙的惠民工程和德政工程的关键一环。
  截至目前,崇州市已实施移民搬迁997户,进度超过90%。

运营
把这个项目建设成“国家试点”
  “抢晴天、战雨天、斗夜间”——怀远镇境内青峰岭大桥上游1.5公里处,李家岩水库导流洞建设现场,这道标语十分醒目。按照工程计划表,9月底前必须贯通导流洞。导流洞贯通后,才能围堰截流,开始修水库主体大坝。
  随着水库建设的启动,兴蓉集团作为项目业主,成立了李家岩开发有限公司,刘兆兵被派驻崇州,开始了他的人生新旅程。
  为方便办公,公司在工地附近租了一家农家乐作为“大本营”,一边装修,一边办公。在这个略显杂乱的“大本营”里,刘兆兵面对着非同一般的挑战:除了要如期在2020年完成水库工程建设外,他和团队还在进行一项“受到国内外强烈关注”的创新。
  这是一个“明星项目”——李家岩水库工程既是国家172项重大水利项目之一,又是全国第一批12个PPP水利试点项目之一。“目前正在进行组建3P公司的阶段,这样类型项目,在全国没有借鉴的经验。”
  “水库的修建,从工程建设来看并不难。”在刘兆兵看来,整个项目的“难”处在于下一步如何运营。
  根据国家相关要求,李家岩水库建设采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机制,参与的民营企业将会依据出资多少获得一定时间的经营权等权限,承担相关的责任和风险。
  刘兆兵说,现在考虑得更多的是,如何设计好机制,引进民间资本共同修建好水库,铺设好近50公里的输水管道,在让民间资本获利的同时,还要确保这个涉及千家万户的公益事业项目良好运行。“这对我们公司而言也是一个全新治理模式的考验。”
  省农水局农村供水处处长周家富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李家岩水库距离成都主城区近50公里,其输配水成本相对较高,企业想要在短时间内收回投资成本乃至盈利,需要“更为精细的管理”。
  如何把握建设、管理、运营和监督的权力边界,刘兆兵和他的团队的“破冰之路”才刚刚开始。
  目前,引进民间资本正在洽谈和招标中,按规定不能透露细节,但刘兆兵既忙碌又从容的身影,已然透露出“国家试点”的创新希望。

产业
下好“四区联动”的产业大棋
  李家岩水库建成蓄水后,文井江镇大部分区域将被水淹没。随之而没的,可能还有“文井江镇”四个字——预计7月内,文井江镇与鸡冠山乡就将合并。
  乡镇的合并背后,当地政府也在下一盘产业大棋。
  “对于崇州来说,李家岩水库不仅仅是一座水库,更是经济发展的一次重要机遇和载体。”王成龙说,依托水库库区、产业园区、特色景区、精品社区“四区联动”的模式,崇州正在规划建设环李家岩水库生态区,合并后的文井江镇和鸡冠山乡,正是该生态区的核心部分。作为核心部分,它有着“三层机遇叠加”的核心优势:大熊猫国家公园、鸡冠山国家森林公园、李家岩水库。“富集的资源,是我们敢于发展旅游业的底气。”
  好资源要让村民共享——新建的移民安置社区都选址在全市重大文旅项目周边,为村民下一步发展休闲旅游业留足空间。
  有心的村民也都已有了打算。去年10月,李家岩水库工程正式开工。几天后,一块乡村旅游合作社的牌子就挂在了文井江镇清泉村。任建芳以自家的林地资源入股,成为了合作社的首批成员。虽然目前合作社并没有启动实质的项目,但她坚信“走乡村休闲旅游这条路肯定没错”。
  致富的希望种子,不仅仅在旅游业的土壤萌发。
  今年春天,文井江镇种下了几千亩牛尾笋。受益于李家岩水库项目的配套扶持政策,这个“国家地理标志”的特色林产品,将是李家岩库区发展现代林业的拳头项目。除此之外,当地的中药材,以及拥有千年历史的枇杷茶,其种植规模都将迅速扩张,成为李家岩库区山地生态绿色产业示范园的核心产品。
  借鉴“农业共营制”思路,新的“林业共营制”也为当地破解“搬迁后生产半径扩大”的难题:村民以林地承包权入股成立合作社成为股民,合作社聘请专业的职业经理人经营成规模的林地,所得收益,在股民间进行分红。余良就是这些职业经理人中的一员。
  “村民进城过幸福生活,绿色上山办生态银行”——或许不久的将来,这将成为李家岩水库新的本底。

在线投稿邮箱:scrbp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