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四川日报

报纸广告价目表 网络广告价目表

四川日报新闻热线:028-86968052 订报:028-86968304 广告:028-86968855
四川日报网新闻热线:028-86968903    四川日报网商业合作:028-86968255

15天府周末2017年04月21日

我的老村庄 芙蓉花又开

    

□邓子强
  老家村东头,有两棵芙蓉树。在我离开村庄之后,这里发生了三次轰轰烈烈的植树改造。砍掉芙蓉树,栽上柑橘树。砍掉柑橘树,栽上梨子树。砍掉梨子树,栽上猕猴桃。去年回老家过春节,成排成片牵着铁丝网的水泥杆子,和虬枝缠绕的猕猴桃藤蔓,俨然成为这里的“土著”了。
  而我心中的“土著”只有那两棵芙蓉树。就像许多文学和影视作品里村头茂盛的大槐树一样,这两棵芙蓉树是我的村庄的标识,我的村庄的二维码。用手机扫一扫,就可以看到我是从哪里来的、往哪里走的,就可以看到我的童年,还有我人生的第一张奖状、第一回欢笑、第一次缺着牙巴歌唱。
  那时候,这两棵芙蓉树是村庄的中心。树,是大树。大土碗口粗的树在我出生之前,村子里全民炼钢都化为了灰烬。花,是奇花。只有李花、杏花、桃花、荷花、油桐花和棉花的村庄,不为生计而开的花是奢侈的,又大朵大朵满树绚烂盛开的花更是极其奢侈的。以大树奇花为中心的村东头成了村庄的“人民公园”。有了“人民公园”的村庄就格外洋气和显摆。全村没有一个人不每天去这两棵芙蓉树下走走转转的。要找某个人,只要在树下最长等个上午或者下午,准会碰到,包括七十多岁瘸腿的老头孙和瞎了一只眼的二婆陈。我们小孩子则全天候都在这树下树上操练,没有大人们的呵斥是不回家的。村里的群众大会是在这儿开的。电影是在这儿放的。评书是在这儿说的。故事是在这儿讲的。田间农事是在这儿安排的。口粮工分是在这儿结算和公布的。杀年猪分猪肉也是在这儿进行的。就连迎娶的新媳妇也都要绕着两棵芙蓉树转三圈后才能进家门。
  突然想起那两棵芙蓉树,是因为我刚好站在一条叫做“芙蓉溪”的溪中方石墩上。这是我第一次去绵阳市游仙区,游仙区以中国科学城腹地著称,刚下得车来,却一脚踏进了芙蓉溪。
  芙蓉溪,因古时两岸遍植芙蓉而得名。想着就要亲近芙蓉树,虽是隆冬,但看溪畔的野草,斜坡上的杂树,似乎都和别处有些不同。山貌地形,轶事传说,历史文脉,更是让我暗暗称奇。芙蓉溪,生于江油,流经游仙,注入涪江、嘉陵江而后汇入长江。
  我指着溪边远处那片树林,问随行的朋友,是芙蓉树?不是。光秃秃的,有点儿像呢。那是杂树。他说,芙蓉溪的芙蓉树,李白杜甫陆游真见过。
  也许是朋友为了掩饰我的莽撞或者草率,他才这么说的。老实说,我只是希望能见到即便几棵芙蓉树,让芙蓉溪在我心里实至名归些。小时候,大约这个季节,从乡上学校放学回家,看见村东头两棵芙蓉树积满了白雪,稀里哗啦的晶莹,硬是在那儿站到父亲打着稻草火把来寻我。那傲雪斗霜的美人胚子,倘若今天安在,是不是还是那样风姿绰约?
  信步走到附近的兰花主题公园,千姿百态的兰花,粉墨登场了。数不清的名字,尊贵绰约的花型,饱满含蓄的花蕊,含笑可人的花瓣,伴随着缕缕暗香阵阵袭来。一个中年男人站立不动,不顾人声噪扰人群拥挤。
  我也没有走开,站在那儿看着这男人看这花,看着这花在一个人的心里沉沉浮浮或隐或现。也许这个男人的初恋或者妻子貌美如花。也许昨天或者今天的事业如花。也许彼时的忧伤或者此时的幸福如花。也许繁杂的现实或者期许的梦想如花。也许看着眼前盛开的花想起某个窗台绽放的花。也许,他什么也没有想,就是看着一朵花,发了一阵呆,驻足一份闲心,享受一时简单。心里有花,人生如花;生活有花,幸福似花。
  我想,应该再回老家村东头看看。看看挂满果实的猕猴桃园。看看吐着红舌头的大黄狗。看看树下跳跳停停的跑山鸡。看看园子里满脸绽放的笑靥。看看腆着大肚子的刚子媳妇。看看炊烟缭绕的远山近舍。我要大声告诉他们,告诉我的村庄,告诉那两棵芙蓉树,这里新的花事正精彩上演。我要尽量大声些,让每一棵猕猴桃都能听见,让每一张笑靥都能听见,让缭绕升腾的炊烟带给太阳带给月亮听见。
  我的老村庄,仿佛芙蓉花又开。

在线投稿邮箱:scrbp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