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四川日报

报纸广告价目表 网络广告价目表

四川日报新闻热线:028-86968052 订报:028-86968304 广告:028-86968855
四川日报网新闻热线:028-86968903    四川日报网商业合作:028-86968255

05新闻纵深2017年03月21日

张献忠江口沉银不是传说


银锭出水文物

金印收缴文物

金锭收缴文物

金币出水文物

  在岷江彭山江口段河道中,张献忠江口沉银处的考古现场全景。   本报记者 郝飞 摄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据新华社、省政府新闻办

    

超 万 件 全 国 罕 见 的 高 级 别 文 物 出 水
核心提示
●经过短短两个多月的发掘,出水文物已超过1万件,目前考古发掘仍在进行中
●出水文物大致分五大类,根据现有的各种文物,可以确认江口是古代战场遗址
●江口沉银遗址正在制订未来5年工作计划,已出水文物可公开展出
  张献忠是否真的“千船沉银”?他的沉银之地又在何处?在四川流传了300多年的疑问正在揭开。
  3月20日,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阶段性工作新闻通气会上,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刘志岩宣布:从1月5日启动考古发掘至今,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已出水文物1万多件,确证彭山江口是张献忠大战杨展失败后的沉银之地。
□本报记者 吴晓铃 杨琳 何浩然
张献忠沉银后流传于四川的民谣
谁人识得破
买下成都府
石龙对石虎
金银万万五
宝贝集中“藏”在河床里
●出水文物包括张献忠抢劫的金银财宝,称王后铸造的钱币,打仗时的各种兵器等
  张献忠是与李自成齐名的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1644年率部攻破成都,建立大西国政权。1646年张献忠顺岷江南下转移财物,遭明朝参将杨展伏击,战败船沉,大量财物沉于江底。之后,“千船沉银”之说在四川流传了几百年。其藏宝地点众说纷纭,最多的说法,是在彭山江口。
  2005年以来, 岷江彭山江口段河道施工过程中陆续发现与张献忠有关的金册和银锭等文物。2011年起,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开始关注江口沉银遗址的出水情况, 并在2015 年 12 月组织国内专家参与论证。会上,时任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李季等专家一致认为: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极有可能为文献中记载的张献忠船队被伏击的地点。
  为保护珍贵水下文化遗产, 去年4月,国家文物局批准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眉山市彭山区文管所对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 面积2万平方米。今年1月5日,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启动。
  3月20日, 江口沉银考古发掘现场向媒体开放。记者看到,岷江河道已被围堰抽水截断, 露出一条条红褐色的沟槽状河床。刘志岩透露, 河床距离围堰抽水后的“地面”大约两三米,张献忠的宝藏集中沉在河床里。
  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领队、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研究员周春水介绍,考古发掘仍在进行中,但目前出水的文物已超过1万件。它们大致分为五大类:张献忠一路从明朝宗室抢的金银财宝;从各地州县抢掠的金锭、银锭;在民间抢夺的金银首饰;其称王后铸造的西王赏功金银币、 大顺通宝铜钱等; 打仗时的铁刀、铁剑、铁矛、铁箭镞等各种兵器。
金锭铸有“长沙府”字样
●在发掘清理到河床处时,有时一天出水的文物达到上千件
  在发掘现场对面的彭山江口崖墓博物馆,部分出水文物向媒体进行了展示。
  镶嵌玉石的戒指、镶宝石耳环、各种造型精致的发簪等首饰,已被江水腐蚀成黑色的多枚大顺通宝铜钱、残破的铁箭镞,以及各种册封金册……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表示,“遗址出水的文物数量之多、级别之高、种类之全面,全国罕见。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古遗址出土这么高级别的贵金属文物。”
  刘志岩介绍,此次出水的金银册是明王朝册封子孙的, 册封藩王及嫔妃用金册,册封郡王及嫔妃用银册。在其中一件出水金册上, 可以清楚看到“思媚用册为修容朕德次”等字样。记者了解到,在江口沉银盗掘案中追讨回来的一枚金锭上, 也可以看到“长沙府天启元年分岁供王府足金伍拾两正”的字样。此外,仅带铭文银锭上的地名就涉及明代的20余府、州、县。
  考古人员还在河床上发现了张献忠转运银两时的盛放工具:木鞘。刘志岩说,这种木鞘是把木头劈成两半,中间掏空,里面放银锭,再用铁片或铜片把木头箍起来。当考古人员发现这件木鞘时,不仅里面的沙石里混合着银锭, 周边也有散落出来的银锭,以及一些散碎的银子和金银首饰。
  张献忠在江口沉下的宝物,为何会有“长沙府”的字样?《明史·张献忠传》记载,张献忠的大西军1636年攻破河南许州时,“获物资巨万”;1643年攻破武昌楚王府,“尽取宫中金银各百万” ……出水刻有各地官府字样的金银锭,恰与张献忠军队的行进路线和掠夺记载相符。而把金银财宝藏在木鞘之中,民间也有传说:张献忠为了带走宝藏,用木头藏金银财宝。由于外形只是一根木棒,极易避人耳目。
确认江口是古战场遗址
●出水的竹篙头等遗存, 以及遗址从北向南的走向,均可证明江口曾是古战场
  张献忠江口沉银,究竟是败走四川之前的主动之举,还是被迫迎战失败后随沉船散落下去的呢?
  高大伦透露,此次发掘暂未发现有关船体的直接遗迹或遗物, 但出土了兵器。“现有的各种文物发现,可以确认江口是古代战场遗址。张献忠正是在江口与杨展发生遭遇战,船上财物散落入江。”他说,江口沉银遗址面积大约1平方公里,目前仅发掘1万平方米。虽未发现船体,但发现了撑船用的竹篙头等遗存,再加上遗址走向呈从北向南的带状分布,均可佐证战场遗址的这一结论。
  著名巴蜀文化学者袁庭栋也认可江口是战场遗址的结论。“张献忠农民出身,不擅水战,他在江口迎战正规军杨展,战败后船上财物沉于江底,的确有很大可能。”至于两军交战时为何会带各种金银财宝在船上,袁庭栋认为“张献忠的财富主要来自于前期抢掠,极可能是把这些财物作为军饷”。
  万余件文物的出水,高大伦认为对研究明代的政治史、经济史和军事史等具有重要意义。周春水则认为,“大量来自民间的首饰类文物,已经可以证明张献忠屠川的说法。”
  目前,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正在制订未来5年的工作计划, 希望可以继续进行发掘。而江口已经出水的文物,也完全可以像海昏侯墓出土文物一样进行公开展出,让更多公众了解明末的这段历史。

在线投稿邮箱:scrbp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