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四川日报

报纸广告价目表 网络广告价目表

四川日报新闻热线:028-86968052 订报:028-86968304 广告:028-86968855
四川日报网新闻热线:028-86968903    四川日报网商业合作:028-86968255

05民情热线2017年02月08日

天全县始阳镇饮用水污染调查





④ 水的变色记 ①始阳水厂取水口上游的鱼泉河水原本很清亮。 (图片源自百度图库)②经过康华砂场的河水变浑浊。本报记者 阮长安 摄③一处玄武岩生产企业的沿河沉淀池,与河道没有隔离措施。 本报记者 张庭铭 摄④1月里有三天,天全县始阳镇居民家中自来水又出现咖啡色状况。 (受访者供图)

    两万余群众深受“泥浆水”之苦近十年多方投诉未解决——

    “我们这里的自来水长期浑浊,无法饮用,有时候快变成泥浆了,连洗白衬衣都不敢用这水了。”春节前夕,天全县始阳镇多名居民向四川日报民情热线 (028)86968696和四川在线“问政四川”反映,始阳场镇上自来水水质长期不好,元旦后水质更是严重恶化,放出的水呈咖啡色,甚至还出现泥浆。
    本应无色透明的自来水,怎么会变成咖啡色?近日,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前往天全县调查。
□本报记者 阮长安 张庭铭
[水的困局]
3个乡镇2.5万人隔三岔五吃“泥浆水”
    1月11日早晨8点多,天全县始阳镇场镇上,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随机来到几户居民家中察看自来水的情况。
    在路边一个面馆,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现场拧开水龙头,放出的水略浑,仍有淡淡的黄色。“这已经是今年以来水质最好的一天了。”说到自来水,面馆女老板略显激动。她说,每年总有两三个月,水管里放出来的水发黄,净化器都会被泥沙堵住,“水质差的时候,面馆只好买桶装水应急,一天要用五六桶。”
    “你看,这是前几天的照片,哪个敢喝嘛?”说起自来水,在场镇住了十多年的小李仍然心有余悸。他向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展示几天前拍摄的照片。照片中,从水龙头中流出的自来水是黄褐色,和山洪暴发时的泥浆差不多。
    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随机走访了10户用户。从反馈的情况看,所有受访者都认为,场镇上自来水水质长期不好,超一半的家庭都自行安装了净水器。当地居民告诉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很多人不敢用自来水洗白衣服,“水质太差,浅色衣服一洗就发黄。”
    网友“风筝”是始阳镇人,家里有两个小孩。她说,用自来水洗完澡后,三岁的小朋友常常皮肤瘙痒,大人也出现了皮肤干燥、长癣、发痒等情况,而这些症状一到其他地方就没有了。“泥浆水”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居民反映,每到汛期,镇上的自来水隔三岔五就要流“泥浆水”。每到这时,一些居民只好到附近村头老井挑水吃,但来的人太多,每次挑水都需要排队。一些居民家里没有壮劳力,挑水成问题,只能买水吃。
    始阳镇的自来水,来自始阳水厂。天全县水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始阳水厂设计日供水6000立方米,供水人口2.5万人,供水区域包括始阳镇全镇,以及周边乐英乡、多功乡部分农村。
    原本应该清澈干净的自来水,为什么到了居民家中却变成了“泥浆水”?“确实存在自来水水质偶尔比较差的情况。”始阳水厂负责人高君表示,最主要的原因是水厂取水口上游来水水质会突然变差,水厂处理不过来。比如前段时间,上游电站突然检修放水,将河道中的堆积物冲了下来,超出水厂处理能力,才导致用户家里流出“泥浆水”。
    天全县水务局防汛办副主任曹枝清也确认了这一说法。他还告诉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始阳水厂取水口位于鱼泉乡境内的鱼泉河,自建成后一直采用明渠取水的形式,沿途污染很难避免。
[水的污染]
涉无证经营上游厂矿泥浆水直入河道
    事实上,在始阳水厂上游,这类可能影响水质的设施不少。天全县水务局提供的示意图显示,在始阳水厂取水口上游有3个电站,青元电站是最上面的一个,此外,沿途还有4个矿厂和1个砂场,除了一个煤矿已停产外,其他的都在运营。
    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沿始阳水厂取水口一路上行实地探访。
    在取水口上方几十米,一户人家在河边养了数十只鸭,鸭粪直排河中,径直流入取水明渠。
    继续上行几公里,一家玄武岩生产基地沿河堆放石子,高达十几米。石堆上雨水、河水冲刷痕迹清晰可见,下方河道里也散落着同种材质的石子,下游河水明显变浑。沿河不到1米的地方,新建起的两个沉淀池里,明显发黄的污水正从生产基地流入沉淀池,而沉淀池和河道间未见隔离保护措施。石堆边的标牌表明,这些石子是四川成康矿业开发有限公司堆放的。
    再往上,在鱼泉乡乡政府旁边几十米宽的河道中,到处是采砂留下的深坑,河道中还堆放了大量砂石。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在现场看到,一辆挖掘机正在往两辆大货车上装运砂石,作业现场下方,河道里泥浆遍地,黄褐色的河水正不断往下流。村民和当地官员说,这里是康华砂场的采砂、洗砂场地。
    据了解,不久前这次“泥浆水”事件,就是因为上游青元电站下泄的清水冲刷了康华砂场的作业现场及玄武岩生产基地的沿河堆放场,导致浑水进入下方始阳水厂取水口。
    鱼泉乡几名村民说,即便上游电站不放水,一场大雨下来,河里也要涨水,河边的玄武岩生产基地堆石场,河中的采砂、洗砂场地,都会有淤泥冲下去,泥沙最终都会流到取水明渠,进入水厂。
    早在2014年5月8日,天全县委书记信箱在一份公开回复中也提到,上游康华砂场的洗砂场无证经营,没有按照标准修建沉淀池。1月11日,天全县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曹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环保部门当时就要求洗砂场停止生产,并建立合规的环保设施,修建沉淀池。但在被问及“到底有没有修建合规的沉淀池”时,现场的环保局副局长和曹晋都回答不上来。
    天全县水务局出示的材料显示,康华砂场采矿权已于2015年到期,多部门已勒令其停止采砂、撤离开采区、恢复原貌。但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现场探访发现,直到2017年1月11日,康华砂场原采砂河道中到处是采砂后留下的坑,现场还有挖掘机和大货车在装砂石,路上依然有运砂车不停外运砂石。
    采访中,几名知情者说:“砂场才是最大的污染源,不晓得为什么,却长期得不到处理。”
[水的回复]
持续投诉近十年整改承诺落地难
    实际上,关于“始阳镇自来水水质太差”的投诉,至少从2007年起就已在网上出现了。
    天全县委书记信箱公开记录显示,从2008年到2016年,共收到19次关于始阳镇自来水水质问题的投诉,其中,仅2014年4-5月份就有12次投诉。天全县县长信箱则更早——从2007年5月8日起,就有始阳镇群众反映“每逢下雨只能喝黄颜色的自来水”,此后几乎每年都有投诉。
    这20多次群众来信,天全县水务部门、始阳镇政府等单位100%进行了回复。
    从回复内容看,大量出现“已经引起领导高度重视”“以高度负责的态度”“将尽力协助有关部门解决”等话语,具体处理措施包括“对水厂过滤池进行清淤”“实施街道水管管网改造”“督促上游砂场整改”等等。
    但几年过去,始阳水厂水质差的现状依然没有改变。从2014年5月8日起,在回复中屡被提及的上游采矿权到期、已被勒令停止作业的采砂场和洗砂场等,现在依然在生产作业。
    针对上游水电站放水可能会影响始阳镇饮用水水质的情况,今年1月“泥浆水”事情之后,天全县水务部门已经与3个水电站进一步明确了协调机制——今后上游3个水电站在放水检修、清淤时,除了要向直管的发改、经贸部门提前报备之外,还必须向水务部门及沿途乡镇、水厂进行通报,以杜绝类似情况再次发生。
    天全县水务、环保部门表示,要进一步对始阳水厂上游各厂矿进行合规性检查,从源头上管好自来水。
    2月6日,天全县水务局分管副局长张淑艳向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介绍,县政府已启动始阳水厂应急管道延伸工程,计划将始阳水厂取水口上移5公里,避开现有的矿厂、洗砂场、采砂场,直接从青元水电站尾水处取水,改明渠取水为暗管取水。她说,整个工程预计造价800万元,“现在已经进入了财政评审环节,完成后就可以公开招投标,争取2017年完工。”
    始阳镇群众的饮用水污染问题能否得到妥善解决,我们将继续关注。
短评
为民解忧比表态更重要的是落实
□欢歌
“将始阳水厂取水口上移5公里,避开现有的矿厂、洗砂场、采砂场”……伴随着当地水务部门的新承诺,解决始阳镇群众饮水隐患问题,似乎有了希望。我们也希望这次承诺是最后一次承诺,是最彻底的一次承诺,也希望它能尽快落地落实,不要让群众再等下去,再盼下去,再诉下去。毕竟,比起肉眼可见的水质隐患,对民生问题和群众诉求的忽视,才是更大的隐忧。
    言必行,行必果,这不仅是对普通人的道德要求,也是一个有责任感的服务型政府应该做到的。天全县相关部门多次作出承诺,一次次让群众满怀希望,至今未能妥善解决问题,让群众一次次失望,原因何在?也许有重要客观原因,但主观上,如果能时刻以民之所忧为己忧,以民之所盼为己盼,在表态之后,承诺之后,拿出更有力的举措抓好落实,切切实实地解决问题,就能早日让群众喝上干净水、放心水。
    为民办事、为民解忧不能只停留在表态上,比表态更重要的是落实,这是始阳镇群众的盼望,也是我们的期待。

在线投稿邮箱:scrbp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