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四川日报

报纸广告价目表 网络广告价目表

四川日报新闻热线:028-86968052 订报:028-86968304 广告:028-86968855
四川日报网新闻热线:028-86968903    四川日报网商业合作:028-86968255

09民生观察2017年01月12日

治愈“儿医荒”还需“三剂药”

    加大培养力度、提高儿科医生待遇、促进资源均衡——

□本报记者 阳帆 殷鹏
    2017年元旦刚过,家住成都华阳的刘先生就把长期在资阳生活的儿子接到成都,他三岁的孩子咳嗽一个多月仍不见好转。无奈之下,刘先生将儿子送往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就诊。“早上六点不到就从家里出发,到的时候医院已经人山人海了,专家号早就挂完了,带孩子看病就像‘打仗’一样。”刘先生抱怨说,儿科医生太少了。
    庞英,是四川省妇幼保健院的儿科医生,每天上班她也感觉像“打仗”一样,“上门诊时,早上连稀饭都不敢吃,哪有时间上厕所啊。”庞英的忙碌,是很多儿科医生工作的常态,尤其是每到最冷或最热的季节,半天要看60到80个号,一天下来至少要看100到120个号。
    看病的、治病的都感觉像“打仗”,特别是进入秋冬季,赶上儿童季节性疾病高峰期,感觉更明显。
    这种“儿医荒”现象究竟有多严重?又该如何破题?
总体目标
●到2020年,100%的市(州)综合医院和县级综合医院设立独立儿科
●每千名儿童床位数增加到2.5张
●每千名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达到0.69名
●每个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至少有1名全科医生提供儿童基本医疗服务
加强儿科医师培养
●到2020年累计招收培训儿科专业住院医师1000名以上
●“十三五”期间至少完成400名转岗培训任务
●支持2-3所医学院申报儿科学本科专业
●支持四川大学、西南医科大学、成都中医药大学、川北医学院、成都医学院在临床医学专业开设儿科培养方向
完善儿童医疗卫生服务体系
●构建12个区域儿童医学中心
●常住人口超过300万的地级市设置1所儿童医院
●每个县至少有1所县级公立医院设置有儿科病房
提高儿科医师薪酬待遇
●儿科医务人员收入至少达到本单位医务人员平均薪酬水平的1.2-1.5倍
症结
儿科医生少 人才培养断代
药方
    恢复儿科专业加快儿科医生转岗培训
    1月5日早上9点30分,四川省妇幼保健院人头攒动,前来看病的家长孩子打起了拥堂,十几个窗口都排着长队,每个人都眼巴巴地盼望着,能早点给孩子挂上号。
    大厅的电子显示屏上,不停滚动着“今日门诊挂号信息”。记者注意到,多名儿科医生的号源都显示“挂满”状态,一位专门从成都龙泉驿赶来的市民抱着孩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屏,一脸愁容,“叶医生的号已经挂满了,咋办嘛……”
    “从去年11月份到现在,我们医院的医生一直处于满负荷工作状态。”四川省妇幼保健院副院长喻璟瑞也很无奈,院里现有73名儿科医生,专家半天至少要看40至50个号,普通医生半天至少要看60到80个号,一天下来至少要看100到120个号。晚上的急诊更忙,最多的要看200个号。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自贡市妇幼保健院,该院副院长胡海燕说,“医院现在共有儿科医生30余人,一个医生一天至少要看100个号,我有天晚上收了14个住院病人,忙了个通宵。”
    省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处副处长刘成给记者提供的一组数据,反映出目前全省儿科医生紧缺的现状。“儿科医生短缺是全国性问题,我省2016年每千名儿童拥有儿科执业(助理)医师的数量为0.31名。对照2016年11月出台的《四川省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的到2020年达到每千名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量0.69名的要求,差了一半还多。”
    缺口大,导致患者看病排“长龙”,经常一大早,儿医的号就“挂满”。“还有一个现实情况是,遇到加号的,作为医生你看不看?”四川省妇幼保健院儿童健康中心主任廖志说,如果病人远道而来加了号,医生就会从早上8点一直忙到下午1点多,这期间没时间喝水,也没工夫上厕所。其实,除了门诊,儿科医生还有其他工作,比如负责住院患儿的诊治,产科新生儿的会诊,以及危急重症患儿转诊护送等。
    采访中,记者还发现一个现象,“科班”出身的儿科医生较少。以四川省妇幼保健院为例,该院现有73名儿科医生,但只有9人是儿医本科专业毕业,比例仅为12.3%,大部分医生是硕士和博士才读的儿科专业。“儿医荒”在基层更严重,绵阳市三台县妇幼保健院院长雷智告诉记者,该院共12名儿科医生,无一人是儿医本科专业毕业。“儿科医生后续培养中断,使儿科医生储备严重不足,特别是全面两孩政策放开后,让原本不足的医护人员更加捉襟见肘。”成都医学院校长樊均明指出,1998年后高校专业目录调整,不再单独设置儿科学等临床二级学科专业,统一调整为临床学,也就是说儿科学本科专业停止招生已18年,本科层次儿科医生的来源被切断,导致儿科人才的供给严重不足。
    扩大儿科医师队伍的数量,成为目前解决“儿医荒”最行之有效的方法。樊均明建议,要鼓励医学院校申报儿科学本科专业,解决儿科医生培养断代的问题。
    去年9月,成都医学院建院以来首次开设了临床医学专业(儿科方向),在原来临床医学专业课程基本不变的情况下,增加了4门儿科专科课程。首期开班通过分流,目前已有50名在读学生进入儿科医学方向学习,学生毕业时颁发临床医学专业学历证书,同时颁发儿科医学方向专业辅修证书。“力争在三年内培养100名专业儿科医生,学院将从2017年开始,逐年增加儿科学专业硕士生招生数量,力争在2016年的基础上增加两倍以上。”樊均明说。“从院校源头解决儿科医师荒的问题,支持省内2—3所院校申报儿科学本科专业。目前,从教育部获悉,西南医科大学、成都医学院申办儿科学本科专业已通过专家评审,将从今年开始招收本科生。”省卫计委人事与科教处副处长方晓明说,同时也支持四川大学、西南医科大学、成都中医药大学、川北医学院、成都医学院5所医学院校在临床医学专业开设儿科培养方向。“加大儿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和儿科专业硕士培养,是目前解决‘儿科医生荒’比较快捷的途径之一。”樊均明说。
    方晓明告诉记者,为加快儿科医生的培养,我省2016年起,调整招生计划,对全省61个住院医师规培基地设定包括儿科在内的3个紧缺专业最小招生计划,其中儿科专业全省最小招生计划为300人。“‘十三五’期间,每年力争对儿科医生转岗培训达到100名左右。”方晓明说。
症结
医患纠纷困扰 收入待遇偏低
药方
提高儿医待遇既招得来也留得住
    去年11月中旬的一天,成都市民陈智两岁多的儿子出现眼睛红肿症状,晚上10点过,陈智连夜将孩子送到成都市妇幼保健院,医生初步诊断为“结膜炎”的同时,接诊医生还不停地对陈智说,“我们也只是初步诊断,况且现在好多儿科都不愿意晚上接诊,晚上家属容易激动。建议你们挂白天的门诊号,再进一步检查。”“我心里清楚,医生这样说就是为了避免产生纠纷。其实我也很理解他们,娃娃看病自己又不能表达,全靠家长说,特别是晚上好多都是全家出动带孩子来看病,增加医生的心理压力。”陈智说。
    医患纠纷的确是让儿科医生们大为头疼的事。“儿科患儿因为年龄小、无法清楚表达病情,完全要靠化验和医生的临床诊断。”喻璟瑞坦言,加上儿童起病急、病情变化快、耐受性差异大,如果家长情绪焦虑,更易引发医患矛盾。
    记者在四川省妇幼保健院看到,一般小孩生病至少都是父母陪同,更有甚者还出现父母加上4位老人一同前来的情况。“一个小孩生病,后边往往站着6个家长。”廖志说,医生不但要反复回答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各种询问,且小孩病情稍有变化,脾气急躁的家长就会情绪激动,甚至拳打脚踢。
    与其他科室的医生相比收入待遇不高,也是儿科医生面临的现实困扰。
    一名不愿具名的市级医院儿科医生告诉记者,同本院其他成人科室相比,如妇产科、普外科等,和她同资历的医生,每月收入都要比她多出两千元左右。收入与付出不成正比,导致很多儿科医生“跳槽”。“儿科医生收入低,这个情况普遍存在。”省卫计委妇幼处副处长李阳说,在门诊挂号上,儿科挂号费与其他科室没有差异;在检查手段上,儿科项目少且简单,费用不多;在用药上,患儿剂量少,通俗点说,就是儿科不创收,当然医生的收入就会受影响。
    一方面儿科医生缺口大,另一方面多种因素叠加,儿科医生流失率大,这更加剧了“儿医荒”。“中青年儿科医生严重短缺,经常是刚培养出来就被挖走了。”胡海燕感叹,在自贡妇幼保健院,儿科辞职率比其他专业高很多,最近两年尤其严重,总共30余人的队伍,前年就有四五个骨干医生转换专业或是辞职。雷智也说,今年三台县妇幼保健院来了一批实习医生,原本看中一个好苗子,结果人家死活不愿来,最后去了妇产科。
    如何稳定儿科医生的队伍,避免出现大量流失的情况,让儿科医生招得来,留得住,也是我省目前解决“儿医荒”面临的问题。“与国外同级别儿科医生比,我国儿科医生的薪酬制度不合理,负荷比较重,没有很好地调动医院、儿科医生的积极性。”胡海燕建议,在绩效工资方面,应保证儿科医师的收入不低于全院平均水平,还可根据儿科医生工作量,适当给予激励。《意见》提出的儿科医务人员收入至少达到本单位医务人员平均薪酬水平的1.2—1.5倍。“为了让儿科医生安心工作,我们调整了奖金收入分配制度,并向儿科倾斜。”喻璟瑞说,现在四川省妇幼保健院的儿科医生收入相比以前变化很大,去年开始,儿科医生的奖金按规定不少于其他医生平均水平的1.5倍。
症结
儿科床位不足 部分区域儿科资源紧张
药方
市县综合医院设独立儿科建设12个区域儿童医学中心
    像刘先生一样,把生活在资阳的儿子接到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来就诊,患者跨区域就诊的情况在三甲医院特别明显,“家长对儿童常规疾病识别不到位,孩子稍微有点病就送到大医院,导致了儿科资源更加紧张。”李阳说,去年以来就举办了“健康知识进托幼机构”等活动,培养家长对常规疾病的认识,让他们成为孩子健康的“守门人”。
    “有的家长无论孩子大病小病都喜欢去大医院、挂专家号,让本就不足的儿科优质医疗资源更加紧俏。”刘成说。
    住院床位严重饱和,是喻璟瑞所在的医院最近面临的难题。“每年的秋冬季节,医院就会出现两个明显变化。首先是住院床位严重饱和,其次是急症人数明显增高。”喻璟瑞坦言,医院床位严重饱和状况通常会持续3到4个月,直到春暖花开时,才能稍有好转。目前四川省妇幼保健院的编制床位,小儿内科有77张,新生儿科有80张,儿童重症有15张,在儿童季节性疾病高峰期,每天都处于饱和状态。
    自贡市妇幼保健院同样如此,“我们医院普通儿科床位70张,新生儿床位25张,但长期需要收110到120个病人,饱和率达到120%。”胡海燕说。“2016年,我省每千名儿童床位数为2.08张,与《意见》提出的到2020年达到2.5张的要求,也存在一定差距。”刘成说。
    据了解,全省目前有202家妇幼保健院和38家妇女儿童专科医院,为缓解床位数紧张的问题,《意见》提出2020年,100%的市(州)综合医院和县级综合医院设立独立的儿科;成都市设置1—2所儿童医院,其他常住人口超过300万的地级市可设置1所儿童医院;综合医院、妇幼保健院应开设儿科门诊,需求较大的设置儿科病房;每个县至少有1所县级公立医院设置有病房的儿科,并根据实际需求合理确定病房床位数。“患者跨区域流动性大,也加剧了部分区域儿科资源的紧张程度。”刘成说,推进资源均衡分布,在支持成都建设国家区域儿童医学中心的同时,在全省范围内将建设12个区域儿童医学中心,承担起对区域内儿童重症、急危重症、常规突发疾病等的诊治,促进区域间儿科医疗服务同质化。

在线投稿邮箱:scrbp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