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四川日报

报纸广告价目表 网络广告价目表

四川日报新闻热线:028-86968052 订报:028-86968304 广告:028-86968855
四川日报网新闻热线:028-86968903    四川日报网商业合作:028-86968255

05民情热线2016年12月29日

水体治理,岂能随意投放外来物种?





    成都白鹭湾湿地公园一生态修复项目带来担忧——

    食蚊鱼:原产于中北美洲,虽然个体较小,但性情凶猛,会攻击同水域内的其他鱼类,在国内水体中没有天敌,繁殖能力较强。一旦进入野外水生环境,可能会造成同水域内其他鱼类的灭绝。
    清道夫:原产于南美洲,会吞食其他鱼类的卵,在国内水体中没有天敌,繁殖能力较强。一旦进入野外水生环境,可能会造成同水域内其他鱼类的灭绝。
    大薸:原产于南美洲,繁殖迅速,大发生时,能遮住整个水体表面,不仅妨碍有益水体生态的沉水植物进行光合作用,也使得水生动物窒息死亡,死去的植物体本身又加剧了水体的富营养化,使水质逐渐恶化。
    图片均引自百度图库
□本报记者 付真卿
    成都白鹭湾湿地公园是成都重点打造的一处生态湿地,是成都环城生态区“六湖八湿地”建设的一部分。不过最近,白鹭湾湿地公园的一个水体治理及生态修复项目却引发群众担忧。
    该项目拟投放例如食蚊鱼、清道夫鱼等外来水生动植物种,以达到水体治理的目的。得知此情况的群众致电四川 日 报 民 情 热 线 028(86968696),并通过四川在线“问政四川”平台,表达他们的担心:引进这些外来物种可能对当地原生生态环境造成巨大危害。
1
湿地水体治理
拟引入最危险的外来物种
    12月26日中午,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来到成都白鹭湾湿地公园。公园位于成都东郊,紧邻成都绕城高速,陡沟河环公园而过。据公园相关负责人介绍,白鹭湾湿地的水源主要从东风渠经陡沟河引入,经过湿地公园自然净化后,部分水会引回陡沟河。
    整个湿地公园中,面积最大的一片水域就是大小悬湖,超3万平方米。据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了解,本次将进行的水体治理及生态修复项目主要就是针对大小悬湖。该项目于今年11月进入招投标阶段。记者拿到了一份该项目的招标文件,其中将招标投放食蚊鱼2200尾、清道夫(鱼)1400尾;引进种植大薸440.8平方米。
    这3种水生动植物都属于外来入侵物种。“食蚊鱼之前只是作为观赏鱼被人养在鱼缸里,但如此大规模在野外环境放养还是第一次听说。”成都一名长期从事水生物研究的人士告诉记者。
    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查询资料得知,食蚊鱼原产于中北美洲,因喜食蚊子幼虫而得名,虽然个体较小,但性情凶猛,会攻击同水域内的其他鱼类;清道夫原产于南美洲,能吃掉水中的藻类和鱼类粪便等垃圾,但同时会吞食其他鱼类的卵。这两种鱼类在国内水体中没有天敌,繁殖能力较强,一旦进入野外水生环境,可能会造成同水域内其他鱼类的灭绝。大薸也原产于南美洲,能从污水中吸收有害物质和过剩营养物质,但其繁殖迅速,能遮住整个水体表面,不仅妨碍有益水体生态的沉水植物进行光合作用,也使得水生动物窒息死亡,死去的植物体本身又加剧了水体的富营养化,使水质逐渐恶化。食蚊鱼、清道夫和大薸都被录入了农业部外来入侵生物预防与控制研究中心建立的中国外来入侵生物数据库,其中食蚊鱼更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举的100种世界最危险的外来入侵物种之一。“外来入侵物种一旦进入河流、湖泊等野外环境,可能会造成严重的生态灾难。”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副会长田军说,白鹭湾湿地下游仍然跟陡沟河连通,水最终会汇入锦江,特别是在夏季汛期,暴雨泄洪时,要完全避免鱼类外逃非常困难,可能导致无法控制的局面。
2
外来物种入侵
造成严重生态后果有先例
    利用外来入侵物种治理水体,有关方面作何考虑?
    12月26日,白鹭湾湿地水体治理及生态修复项目方案设计方工作人员告诉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准备进行治理的大小悬湖因市民长期以来放生等原因,水中的鱼类种类和数量都过多,造成水质破坏。正是考虑到食蚊鱼和清道夫的特性,有助于控制其他鱼类种群的数量,才考虑投放一些。“这个项目是一个长达5年的规划,虽然在设计中考虑投放这三种生物,但如果届时评估水质已达到要求,完整的生态链已形成,也不一定非要投放。”该工作人员说。
    成都白鹭湾湿地管理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称,他们就此方案咨询过相关专家,认为不会对生态造成影响,但具体是哪位专家则并未透露。“外来入侵物种一旦破坏了当地生态链,再想恢复就非常困难了。”四川师范大学长期从事野生动植物研究的学者侯勉指出,外来物种一旦入侵,基本上就处于失控状态,例如福寿螺、牛蛙、美蛙,这些外来物种入侵后很快就占领了生态位,导致原来生态链中的同类物种消失,特别是在城市周边,土生的田螺、沼蛙、白蛙等都已经很难见到了。
    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查询到,国内此前多有因为食蚊鱼、清道夫和大薸而引发的生态问题事件发生。2015年,有媒体报道广东湛江赤坎水库清道夫鱼繁殖超过10万斤,不仅破坏了生态平衡,还严重威胁水库坝体安全。另有媒体在2014年报道,珠江中由于清道夫鱼的大量繁殖,导致其他鱼类无法生存,最严重时一些清理水面的环卫队随便一捞就能捞到很多清道夫鱼。大薸泛滥成灾的新闻更为普遍,万峰湖、滇池等都发生过灾害性爆发,只能依靠人工打捞治理。今年10月,武汉城管部门每天要从长江、汉江水面上打捞200多吨大薸;今年8月,眉山一养殖户上千亩鱼塘大薸泛滥,导致鱼塘中10万斤鱼类缺氧死亡。
    省水产局渔政处相关负责人向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明确表示,食蚊鱼和清道夫鱼在我省是不允许增殖放流的。任何单位或个人擅自进行增殖放流,将视情况处以2000元至20000元罚款。
3
有令为何难禁
应对物种入侵机制需要优化
    关于引进外来物种,相关法律法规早有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从国外引进水生野生动物的,应当向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经省级以上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指定的科研机构进行科学论证后,报国务院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2009年5月1日起实施的农业部《水生生物增殖放流管理规定》第十条规定,禁止使用外来种、杂交种、转基因种以及其他不符合生态要求的水生生物物种进行增殖放流。
    但类似水葫芦、福寿螺、清道夫鱼入侵的情况在省内却并非第一次出现。“四川外来物种入侵的问题严峻。”侯勉认为,有令难禁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目前省内乃至国内都缺乏一套成体系的应对外来物种入侵的机制,也缺乏相应的职能机构。“从理论上说,对于外来入侵物种,检验检疫、林业、农业等部门都有职能涉及,例如两栖、爬行动物的入侵是林业部门在管,鱼类是农业水产部门负责,生态修复时涉及河道、水库则是水务部门在负责,但大家都能管,最后就可能导致都管不好。”侯勉说。
    此外,侯勉认为,外来物种入侵的问题仍未引起足够重视,因为入侵物种对当地生态链的破坏,其发生是一个相对缓慢的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最初往往容易被忽视,“等到发现原来的物种消失了,已经来不及挽救了”。
    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史江则认为,湿地公园的管理运营方应该不断提高管理治理水平,同时,相关职能部门也必须肩负起更主动的宣传和监管责任,毕竟对相关法律法规、政策红线最清楚的肯定还是职能部门。“以白鹭湾事件为例,渔政部门应该主动作为,进一步完善事前监管和预防的流程,如此,企业可能在制订方案时,在招标过程中就不会考虑引进外来入侵物种。”史江说。同时她认为,对于擅自增殖放流行为,处罚力度还应加大,目前最高2万元的罚款,与其可能引发的严重后果相比,可能略显威慑力不足。
    据悉,在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向相关部门反映情况后,成都市锦江区统筹城乡工作局负责水产渔政管理的农业综合执法大队已介入调查。
短评
生态治理须坚守红线
□草清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这句古语,不论后来衍生出多少哲学意义,最初都是阐明一种现象:生物的生长与繁殖,有其自身的自然规律,逆规律而行,只能结出苦果。遗憾的是,这么一个千锤百炼的浅显道理,被成都白鹭湾湿地管理有限公司忽略了。
    可以想见,该公司的初衷是好的,希望通过丰富自然物种等方式,提升生态系统的自我调节能力与自我组织能力,从而使生态系统向良性循环方向发展。然而,生态治理是件极其复杂且影响深远的事,对具体治理手段的探索与创新,有一条红线必须坚守——科学、安全。毕竟生态治理方式的创新与其他科技创新不同,科技创新可以也应该允许失败,其损失的不过是金钱与时间,而生态治理的创新一旦失败,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就可能是不可逆的。
    绿色发展已成共识。只有时刻绷紧正确认识自然、合理改造自然、充分利用自然、有效保护自然这根弦,才能少做南辕北辙的事儿,真正造福长远。

在线投稿邮箱:scrbp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