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四川日报

报纸广告价目表 网络广告价目表

四川日报新闻热线:028-86968052 订报:028-86968304 广告:028-86968855
四川日报网新闻热线:028-86968903    四川日报网商业合作:028-86968255

05民情热线2016年11月30日

大大的城如何安放小小的车?


成都,一位市民正在试骑摩拜单车。 川报全媒体集群记者 华小峰 摄


侵占盲道。 郭静雯 摄

停在车行道。 川报全媒体集群记者 吴佳惠 摄

    ——成都城区共享单车管理带来的思考

□郭静雯 本报记者 阮长安 王欢
    11月28日深夜,成都市城管委出台新规,将共享单车摆放是否整齐等问题纳入“门前三包”范围的消息,又让成都和共享单车赚足了眼球。
    但截至29日晚,在成都市下同仁路、建材路上,记者依然看到多辆共享单车侵占盲道等乱停放现象。看来,一纸新规对共享单车的管理并没有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毕竟对这种新事物的管理从来就不是一个简单的课题。
    此前几天,成都天府新区华阳街道办事处城市管理办公室收缴204辆共享单车事件,一直是网络上最热门的话题之一,网友之间争议不断。
    11月27日,成都市政府秘书长、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张正红接受采访时表示,对共享单车等新模式,“既不能简单地说‘NO’,也不能熟视无睹放任不管。”
    共享单车收缴事件折射出哪些深层次问题?它如何考验着一个现代城市的管理艺术?民情热线记者展开调查。
对于乱停乱放行为运营方为何管不住?
    11月17日,摩拜单车、1步单车、永安行单车3家共享单车公司几乎同一时间进入成都。上万辆橘黄色、天蓝色、蓝黄相间的单车出现在成都街头。三款共享单车实行“扫码开锁、随停随走”的营运方式,轻松解决了不少上班族出行“最后一公里”问题。这些共享单车“火了起来”。
    永安行单车17日登陆成都,一周后有关方面宣称“已投放2万辆;摩拜单车宣称“投放力度不低于广州”,也就意味着4周内至少要投放3万辆;1步单车目前专注成都一地,宣称半年内投放将超5万辆。
    疯狂生长的背后,企业管理的缺失被放大,比如“乱停放”问题更加凸显。
    25日,记者走访成都市锦江区、青羊区等主要街道发现,三家公司投放的单车均存在乱停放行为,有的侵占盲道,有的停靠在狭窄的人行道区域,路人只能侧身过路;有的停在绿化带;有的直接占用机动车停车位停车。缴车事件之后,记者多次进行街头调查,所见30多辆共享单车中,仍有10多辆存在乱停放问题。
    28日,不堪其扰的环球中心物业方自发搞了一场“收缴”活动,将近百辆违规停入环球中心机动车停车场的共享单车,搬到自行车专用停车场。
    采访中记者发现,乱停放部分源于公司的“纵容”。尽管3家公司都要求车辆停放“不占盲道”等。但由于缺乏管理和约束,“不占盲道”等倡导却并没有落实,直到记者发稿时,三家公司针对用户乱停放的约束信用制度、违停举报制度、扣分后单价翻倍制度等,很多仍停留在“即将推出”阶段。
    “疯狂抢种子用户的过程中,主动限制使用者,这无异于自杀,没有企业敢轻易这么做。”成都本土一名资深互联网经济观察者这样说。
    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史江教授认为,资本和企业都是要盈利的,在抢占市场的时候,对自我管理可能会有所放松,“这需要舆论引导,企业虽然客观上提供了公共服务,但也为城市带来了管理压力,要自觉约束自身失当行为,主动向规范性方向发展。”
    同时,三家共享单车运营公司与相关部门的沟通不到位,也颇受人诟病。成都市青羊区一名城管中队队长认为,单车投放之前,至少应该先备个案,“比如说我们辖区目前的非机动车停车区都是根据原有车辆数设计的,一下增加数百辆的共享单车,如果事先打个招呼,我们可以提前协调交警部门增设停车区。”
    成都市政协常委蒲虎认为,共享单车运营过程中确有不规范之处,政府要先制定游戏规则,引导他们先规范后发展。社会资本参与公共服务,既要逐利又要合法。
面对新生事物相关部门心态能否更开放?
    但或许很少有人能想到,行政管理部门树立规则的行动,会以那样激烈的形式开展。
    24日至25日,成都天府新区华阳街道办事处城管办公室突然出手,收缴了三家公司共204辆共享单车。华阳城管称,这些共享单车停放在人行道上,直接挤占了盲道,城管接到大量投诉,因此启动了收缴行动。
    共享单车与城管工作的冲突,并不仅仅在华阳街道办辖区存在。25日,在成都市青羊区草市街街道办辖区,正在巡查的一名城管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按照现有规定,非机动车应该停在划白线的非机动车停车区里,但是现在共享单车到处乱停,如果被上级督察人员看见,就会扣他们的分,为此,当地城管“这几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将乱停放的共享单车,搬到白线区内,其他工作基本停摆”。
    但即便如此,在很多市民看来,城管收缴行动依然过激。记者采访中,几乎所有市民都表示:要多给新事物发展机会。“从‘缴车事件’来看,更要规范的是政府行为。”史江认为,各种新生事物层出不穷,城市管理水平也该与时俱进,不能像过去那样简单,而是应该以更加智慧、接地气的方式来思考问题。
    蒲虎认为,对共享单车这种新生事物要持肯定态度,社会资本自发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应该鼓励和扶持,可以从“对参与其中的企业或个人,设置一定的门槛”“划定一定公共空间,规划停车场、自行车道”等方面,将这种新生事物引导向良性发展的轨道。
    实际上,成都市政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27日,成都市政府秘书长、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张正红接受采访时表示,对共享单车等新模式,“既不能简单地说‘NO’,也不能熟视无睹放任不管”,而应“抓紧研究规范管理”。
    28日,在成都一场高级别会议现场,成都主要领导谈到了共享单车。他说,共享单车是件好事,符合绿色发展理念,政府过去没办好的事情,如今有企业来办了,“我们要用更开放的心态来维护新生事物。”
    而在26日,经多方沟通,三家公司陆续取回了被“暂扣”的共享单车。
“沉疴”更加凸显只因缺少“切肤之痛”?
    引发共享单车收缴事件的,除了相关企业和管理部门,实际上还有一个隐性的第三方——为数众多的单车使用者。
    25日,在成都市青羊区文殊院街39号,骑车者小孙将一辆摩拜单车停在这里,车轮下赫然“踩”着盲道,而斜对面就有一个自行车停车场。当记者提醒他时,小孙说,“懒得过街,旁边有别的车停在这里,我就停在这里了。”
    省委党校肖尧中教授认为,乱停放问题并非新问题,共享单车来到成都后,让这一“沉疴”更加凸显。他认为,此前乱停放的单车为使用者自己所有,被发现、被处罚后当事人还能体会“切肤之痛”,共享单车出现后,乱停放即便被处罚,也罚不到使用者,顶多是运营者埋单,这对使用者的约束力更小了,某种意义上加剧了乱停放现象。
    史江认为,这一现象可能由于刚开始还没能建立行为规范。企业、政府部门、媒体等应该不断地宣传引导,帮助使用者树立正确的行为规范。
    相关方似乎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25日,摩拜单车率先启动志愿者日常巡查制度,招募的10名志愿者上岗,沿天府广场、人民南路、天府大道沿线巡查,处理乱停放等问题。1步单车、永安行单车也都表示,将增派巡逻人员。
    而将共享单车摆放纳入“门前三包”范围,业内人士认为,这也是发动更多市民制止乱停放的一项举措。
编者的话
成长的烦恼
    收缴行动与其说是冲突,编者更愿意把它看作是一种成长中的烦恼,不仅仅是几个初创期企业的成长烦恼,更是我们这个转型期社会的成长烦恼。
    在这个事件中的相关方——行政管理部门,企业等市场主体以及普通居民,其实已组成一个现代社会运转的三个基本方,遗憾的是,在这道共享单车的考题面前,三方似乎都表现不佳。如果企业在开拓市场的过程中更有规则意识,主动加强管理与沟通;如果行政管理部门,在面对新生事物时,能以更开放的态度、更艺术的方式,引导其良性发展;如果普通居民,能够更加自律,不要为了自己方便而忽略公序良俗,或许此事件不会发生。
    可是,这个世界没有如果。我们剖析这一事件,正是因为这小事件中折射了长期以来,三方在履行自己应尽社会责任中的不足,凸显了我们社会运行中的一些症结性问题,好比一个鼻烟壶,虽小,却内见乾坤。但幸好,我们还有成长的机会,通过反思此事件,促进每一种社会角色的自省、成长,让每个角色都更深刻认知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也是道德经济,才能促进我们所处社会的成长。

在线投稿邮箱:scrbp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