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四川日报

报纸广告价目表 网络广告价目表

四川日报新闻热线:028-86968052 订报:028-86968304 广告:028-86968855
四川日报网新闻热线:028-86968903    四川日报网商业合作:028-86968255

05民情热线2016年10月12日

是谁拖住了二审判决的腿?

    一场普通的工伤赔偿官司,等待近3年仍未二审判决
    9月28日晚8点过,达州市渠县宝城镇连丰村已是漆黑一片。在自家房门口,36岁的胡建平拄着双拐,每挪动一步都要歇十几秒钟。
    因为2013年底的一起工伤事故,胡建平的命运发生了急剧转折。而一场持续近3年的工伤纠纷官司,让这个本已变故不断的家庭正濒临困境。
    无奈之中,胡建平致电四川日报民情热线(028)86968696和四川在线“问政四川”平台反映其遭遇,质疑一件普通的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件的审理为何需要耗费如此长的时间。
    日前,民情热线记者前往渠县展开调查。
不知何故 一审重审判决距二审开庭8个多月
    时间定格在2013年12月25日。那天,胡建平受雇为一栋新建房屋粉刷外墙时,吊挂踏板的葫芦吊螺丝突然脱落,胡建平和工友从3层楼高处摔下。胡建平全身多处骨折,脊椎受损致截瘫,从此再也无法独立站立。受伤之后,胡建平一家完全失去生活来源。2014年,妻子因肝硬化离世,家里只剩下两个年幼的孩子和61岁的母亲。一家四口只能靠每人每月100多元的低保维持生活。
    从受伤至今,胡建平最大的希望就是得到受害赔偿。因为协商无果,2014年1月,他申请法律援助,委托律师提起民事诉讼。但他没想到,这场官司一拖就是近3年。
    据胡建平的委托代理人、四川银桥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显国介绍,这是一起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件,法院采用了普通程序审理。
    2014年8月,渠县法院一审判决胡建平胜诉,被告上诉。2015年2月,达州市中院以案件事实不清和责任划分问题为由发回重审。2015年6月渠县法院开庭重审,当年9月6日判决5名被告应赔偿胡建平共计60余万元。
    满心以为很快就能拿到赔偿的胡建平,等了近2个月都没有音信,到法院一问才知道被告又上诉了,由达州市中院开庭二审。但直到今年5月24日,距离一审重审判决已经过去8个多月,达州市中院开庭二审。而截至记者发稿,距离二审开庭又过去了4个多月,该案仍没有宣判。
    李显国说,该案在程序上最大的疑问就是一审上诉到二审开庭之间的时间:“我知道被告上诉后,就一直在等中院的二审开庭通知,但迟迟等不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正常情况下,按惯例,从上诉到二审立案大约需要40天左右。”一名在成都执业的律师说。这一说法也得到了记者采访的一名基层法院法官的证实。
法院解释 工作系统换代是二审延误主因
    9月29日、30日,记者就律师质疑的上诉等待时间问题,分别采访了渠县法院和达州市中院。得到的一致回复是,今年初全省法院内部系统的一次换代升级,是导致案件在上诉环节延误的主要原因。
    据渠县法院负责胡建平案重审的主审法官李育红说,过去下级法院向上级法院报送上诉案件的案卷,都是通过纸质文件的形式,但今年初法院内部更换了新的工作系统,之前所有的纸质卷宗都要扫描成电子文档上传。渠县法院共有几百件卷宗被发回要求重新上报,胡建平的案卷是其中之一。
    李育红说,整个上诉过程,渠县法院并无故意拖延的情况,她个人也对胡建平的遭遇非常同情,现在就等中院的二审判决下来,尽快进入执行程序,帮助胡建平拿到赔偿款。
    达州市中院负责胡建平案二审的审判长牟春燕告诉记者,该案比较复杂,除胡建平外,还有另外一名伤者致残(另案),因为建房工程存在转包等情况,责任主体划分相对复杂,在二审时涉及到一些细节问题争论意见比较多,目前二审已经审结,在10月内应该会宣判。
    记者向四川省高院求证了系统更换一事。省高院方面证实,今年初全省法院确实更换了一套工作系统,其中就要求将纸质卷宗录入电子文档。该系统大约是年初上线,春节后各基层法院开始全面使用。由于是全新的系统,很多细节方面需要不断调试,特别是涉及到跨年的案件,需要从旧系统过渡到新系统,存在一些对接不畅的问题。但关于胡建平的案子,因为不了解具体情况,不能确定延误是否因系统更换所造成。
    不过不管延误是因何而起,这样的等待对胡建平来说万分难熬。胡建平急需这笔赔偿款缓解家中的燃眉之急,还要为下一步的康复治疗做准备,“医生说(康复治疗)不能再拖了。”胡建平说。
并非个案 律师称上诉过程中的拖延很常见
    胡建平一案卡在上诉环节,是否只是一次偶然?
    四川多家律师事务所均反映,上诉转卷环节目前是整个诉讼程序中最不可控的因素。拖延情况很常见,一些律所接到的从去年到今年的案子,也存在上诉转卷慢的问题,法院的解释也是内部系统升级。例如成都一家律所目前代理的3起上诉案件都出现了延误,短的3个月,长的超过半年;而另一家律所代理的一个德阳的案件,上诉到高院,去年5月一审开庭,当年10月宣判,直到今年7月才二审立案,上诉环节长达9个月。
    我国的《民事诉讼法》对案件上诉环节的部分流程有明确的时限规定。例如第167条规定:原审人民法院收到上诉状,应当在5日内将上诉状副本送达对方当事人,对方当事人在收到之日起15日内提出答辩状。人民法院应当在收到答辩状之日起5日内将副本送达上诉人……原审人民法院收到上诉状、答辩状,应当在5日内连同全部案卷和证据,报送第二审人民法院。
    不过,对于案卷报送到第二审人民法院后的流程,《民事诉讼法》中只规定了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应当对上诉案件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但对审查和立案并无明确的时限规定。
    一名基层法院法官告诉记者,如果严格按照时限,一审法院收到上诉材料到报送案卷至二审法院,时间是30天。但实际上,基层法院很难做到完成一份上诉案卷就报送一份,一般是累积到一定数量后一起上报。再考虑二审法院立案审查的时间,能在40天左右完成是比较快的。
专家建议 公开上诉环节,延误当追责
    法院内部工作系统更换能否成为上诉环节拖延的理由?
    省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所长韩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工作系统更换属于法院内部管理问题,不能成为拖延上诉移送,影响当事人合法权利的理由。在我国二审终审制的情况下,一审后上诉阶段,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关系处于一种不确定状态,如果时间拖得太长,当事人获得救济权将不能得到保障。
    记者采访的多名律师建议,国家应该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对案件上诉环节中目前没有时限规定的流程明确时限,例如二审法院对上诉案件的审查立案时间,能否像一审立案时有明确的7天期限一样,明确一个最终期限,法院应当对包括上诉环节在内的审判流程信息全面向当事人和双方委托律师公开,方便查询案件进展情况和监督。
    韩旭也建议,二审法院的审查和立案环节,由于目前尚无明确期限限制,因此更需要公开透明,接受监督,避免延误情况的发生。“目前,最高人民法院已经搭建了一个审判流程信息公开网络平台,全国各地的法院也在搭建,这项工作还应该抓紧时间向基层推进。”韩旭说。
□本报记者 付真卿
短评
系统升级慢也别忘了急民之所急
□乐闻
    让一个因伤致残、家庭生活困难的人苦苦等待近3年,法院的工作效率,实在难以令人满意。仅仅因为内部系统更新换代,就让上诉环节持续长达8个月,这不禁让人怀疑可能最主要问题不在于有关系统升级快慢,而在于有关人员为民情怀的浓淡。
    客观的因素总是存在,但如果真正秉承一颗司法为民之心,相信办法总会比困难多,相信很多问题阻碍都可以迎刃而解。关注弱势群体,体现司法关怀,现在已经成为各级人民法院的工作重点。就司法为民而言,在保障司法公正的前提下,不断提升司法效率,降低当事人诉讼成本,当是应有之意;就本文展现事实来看,即便面临硬件条件变化等客观问题,但如果主观上能更加急民所急,设身处地考虑到困难群体特殊情况,那是否能特事特办,开通卷宗上报绿色通道,让像胡建平这样的人少等待一天,少走一点弯路。

在线投稿邮箱:scrbp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