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四川日报

报纸广告价目表 网络广告价目表

四川日报新闻热线:028-86968052 订报:028-86968304 广告:028-86968855
四川日报网新闻热线:028-86968903    四川日报网商业合作:028-86968255

10经济新闻2016年03月09日

供给侧改革,第一口怎么“咬”?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精细活,需要下功夫,要有定力,不能急躁。需要在全社会营造一种良好的心态,要对改革有耐心、有信心、有决心。
    到底怎么干?从哪里入手,哪里破题?本期财经咨文,邀请政府部门、经济学界、企业界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深入研究或切身体验的人士,来贡献他们的智慧。
抓住国企改革这个“牛鼻子”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顾问、安徽省政府参事 程必定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是去产能、降成本,重点和难点在于国有企业。
    安徽的蚌埠市和淮南市相邻,均是老工业基地,国有企业扎堆,经济水平一度不相上下。2010年,淮南GDP是607亿元,比同期的蚌埠高出7亿元。但2015年,蚌埠的GDP总量达到1253亿元,淮南只有770亿元。原因在哪里?蚌埠早在世纪之交就关停、淘汰、重组甚至破产了部分国有企业,释放出了大量的产业工人、技术力量和市场空间,减轻了政府的财政包袱,辅助以合芜蚌自主创新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培育出新材料等新兴产业。2015年,蚌埠的经济增速是13.05%,而依靠巨型国企、仍以煤化工为主业的淮南才刚走出经济负增长的下行区。
    四川拥有众多国企,当前PPI连续下跌、工业利润下降,四川的国有企业日子也不好过。国有企业与地方经济的关联度极高,长虹、二重、攀钢、五粮液等巨型国企对绵阳、德阳、凉山、攀枝花和宜宾的经济影响很大。国企的供给侧改革成败,事关四川能否实现“多点多极支撑”。
    个人以为,四川国企层面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根据各企业供给能力与市场需求的不同匹配情况,予以区别对待。
    针对产能过剩的国企,一定要去产能,这就涉及安置职工的去向。我建议,对职工也应视具体情况对待,或提供公益岗位转岗,或按政策退休,或由政策兜底。总之,要为供给侧改革提供稳定的社会环境。
    对于产能不过剩、但产品层次低,从而导致产能与市场需求不匹配的国企,要通过技术改造,使产能与需求对接。政府要通过政策、资金扶持,帮助国企度过转型期的阵痛。
    不少国企在结构调整中已开发了很多市场有需求的新产品,但产能供给不足,这样的话就要扩大新产品的产能。一般而言,国企产能有的属于存量产业,有的属于增量产业,新产品是增量产业,也是国企的产业发展方向。增量产业的范围很广,市场空间很大,不仅有战略性新兴产业,还有新兴服务业,四川的国企有能力去发展这些增量产业。在尚未饱和的市场空间里,国企可以找到新的生长空间。 (本报记者 王成栋 整理)
打好川式组合拳
□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信息工程学院执行院长 霍伟东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目标明确,但实现不易,打“组合拳”势在必行。根据四川的实际情况,从劳动力、资本、创新、政府这四方面优化组合,打好川式组合拳。
    优化劳动力配置。人口老龄化趋势,劳动力成本上升,不仅是全国也是四川经济进一步发展的掣肘。四川在吸引外来人才的同时,要发挥好自身作为全国教育人口大省、劳务人员大省优势,鼓励省内高校毕业生就地创业就业,抓好农民工、川商返乡就业创业。川籍农民工返乡创业增长明显,带来的不仅是劳动力的回流,更是资金和产业的聚集。返乡创业,更重要的是投资环境和发展前景的吸引。四川已推出的返乡创业政策需要快速落地并完善,相关优惠措施应通过招商引资活动等大力推广。建议在服务返乡创业者时采用项目制,由某一个对口部门整合工商、税务、环保、金融等方面的资源,提供一揽子服务;不要让企业单独对接十几个乃至几十个部门,让在外的四川人敢回来、愿回来。
    优化资本配置。川内国企应主动承担起去产能的责任,目前各地去产能存在观望,都希望去别人的产能留自己的产能,但拖延有可能错失先机,将“短痛”拖成“长痛”。
    全面创新改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动力来自创新,重点在于要形成有利于创新的体制机制。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四川应加快成德绵协同创新等平台的构建,推动军民深度融合发展。
    政府简政放权。供给侧改革将主导权交给市场,而政府要做的就是简政放权,当好“服务员”和“监管员”。制度供给滞后,极大地抑制了经济社会活力、创造力的释放。简政放权,即要管住、管好政府这支看得见的手,营造廉洁、高效、公正、公开的市场环境,增加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提供。应继续清理行政审批事项,进一步优化省市县三级权责清单,大力推广“互联网+政务服务”,严格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
    供给侧改革,是一个系统工程,牵一发而动全身。打好上述组合拳,要务必尊重客观规律,尊重省情,尊重民意,最终是尊重现实与尊重科学。
(本报记者 李龙俊 整理)
优化产品结构要做好“加减法”
□四川威玻新材料集团董事长 刘钢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强调减少无效供给,增加有效供给,就是要优化产品结构。
    优化产品结构,威玻是受益者。当初我们坚决转型,从中国玻璃球王转型为玻纤新材料生产企业,为我们今天的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2015年,威玻经受住考验,实现工业总产值58.46亿元,销售收入60.66亿元,利税总额2.86亿元,企业迎来历史最好业绩。
    优化产品结构,关乎企业兴衰,必须做好“加减法”。
    做减法,化解过剩产能。减法做得好,资金、精力能更多专注核心拳头产品,增强市场竞争力,否则就会被过剩产能拖累。威玻现在坚决压缩房地产板块、钢材水泥贸易板块,将更多精力用于玻纤主业。不少工业企业过去涉足面太广,如何狠下心做减法,保留市场需要的产能,很考验企业的决心。
    收缩过剩产能的同时,我们腾出手在玻纤主营业务上做好加法。从纯生产型工业企业转化为服务型企业,这也是不少工业企业的共同方向。过去我们主要是生产玻纤纱,提供给下游企业做玻纤复合材料,他们怎么用玻纤纱我们没有发言权。现在我们依托四川省玻纤复合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发力玻纤复合材料深加工研究,为下游企业提供更多服务。比如我们做玻纤材料的房车,还在推进与内江市政府合作建立新材料产业园。这些服务类业务,在5年-10年将超越现在玻纤制造对企业的贡献。
    我们还在海外市场做加法,在泰国的工厂因为能避开反倾销措施,同样的产品利润高于国内工厂。
    企业是主角,但政府支持也至关重要。去年威玻直购电电费节约逾700万元,天然气降价543万元,这为我们产品优化提供了重大支持。现在很期待新一年直购电能尽快敲定。
    优化产品结构,需要资金投入。目前不少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贷款获取成本偏高,部分银行不仅减少了对制造类企业的贷款量,而且综合成本也在提升。但社会资金却是宽松的,所以我们现在全力推动旗下两家公司在境内外挂牌上市,争取直接融资。 (本报记者 李龙俊 整理)

在线投稿邮箱:scrbp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