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四川日报

报纸广告价目表 网络广告价目表

四川日报新闻热线:028-86968052 订报:028-86968304 广告:028-86968855
四川日报网新闻热线:028-86968903    四川日报网商业合作:028-86968255

17天府周末2016年01月29日

谜城三星堆








    新石器时代晚期已是成都平原中心聚落
    1月28日上午,三星堆遗址2011-2015年考古勘探、发掘成果专家论证会上,当省考古院三星堆工作站站长雷雨披露去年新发现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夯土台面和直径40厘米的大型柱洞时,来自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孙华教授不禁感叹:这完全可以说明,神秘的三星堆不仅繁荣于夏商时期,而且在更早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就已是宝墩古城之外,成都平原上的又一中心聚落。
    闻名于世的三星堆,一直被认为有太多未解之谜。它的文明兴于何时?又为何突然消亡?三星堆古城究竟有多大?随着持续不断的考古勘探,省考古院终于宣布:三星堆古城的范围已经明确,象征最高权力的宫城也基本确定范围。而来自省内外的考古专家们认为,从学术角度而言,这些发现和上世纪末三星堆出土大量青铜器具有同样重大的意义。
□本报记者 吴晓铃
三星堆古城“合龙”
1986年,三星堆4000余件精品文物的横空出世,一举轰动世界。此次三星堆古城范围的确定,被学界认为其价值完全不亚于30年前国宝重器的出土。
    省考古院三星堆工作站站长雷雨介绍,在30年前文物出土后,学术界有一种说法:三星堆仅仅是祭祀区。“如果是一处古城,那城墙在哪里?”经过20多年连续不断的考古发掘,尤其是2014年三星堆北城墙遗址的发现,三星堆古城终于勾勒出清晰轮廓。
    雷雨说,2012年之前,三星堆就曾陆续发现城墙遗址,但这些遗址零星分布在东、西、南三面,未形成合围。“如果三星堆有古城墙,那北边的墙在哪里?”2012年至2013年,考古人员在青关山台地发掘一处大型建筑遗址时,意外发现两处疑似城墙遗址。“这会不会就是我们一直想找的北城墙?”展开发掘后,考古人员欣喜发现,这两处名为仓包包城墙和真武宫城墙的遗址内外平行排列,与东西城墙恰好呈大约90度的直角,其中真武宫城墙残长超过200米。
    如果这就是北城墙的一段,它们还应该继续往东西方向延伸。2013年底至2014年,考古人员顺藤摸瓜,往西勘探发掘。不出所料,建于夏代晚期、如今残存140米的青关山城墙遗址渐渐显露出来。2014年底至2015年,又继续往东探索,马屁股城墙遗址出现了。
    在考古人员制作的图片上可以清晰看到,青关山城墙、真武宫城墙和马屁股城墙,排列在北端的一条直线上,寻觅已久的三星堆北城墙,终于揭开神秘面纱,三星堆古城面积达3.5平方公里,得以确认。考古人员还发现,这三道城墙虽然在一条直线上,却并非建于同一时期。考古人员冉宏林介绍,“北城墙的中西段建于夏代晚期,但东段在商代才开始建造,所以完全可以推测,三星堆古城刚开始人口还少,随着聚落越来越繁荣,人口增多,才开始扩城。”
古城权力中心隐约浮现
有了古城,那三星堆最高权力中心的宫城又在哪里?省考古院认为:三星堆古城北侧新发现的月亮湾小城,极可能就是三星堆最高首领居住的宫城。
    事实上,月亮湾小城在2013年就已隐现踪迹。雷雨说,2012年底至2013年,考古人员在勘探青关山台地时,发现在夯土层之上,还夹杂了红烧土,“根据推断,极可能是高层级建筑。”随着发掘的展开,工作人员发现了一处被命名为F1的“亚”字形单体建筑基址。当时,这处长65米、宽18米的遗址,被誉为“仅次于殷墟的最大单体建筑基址”。
    这处面积达1170平方米的长条型建筑因为破坏严重,仅仅出土了一根不完整的象牙和几十块残破石壁。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夏商周研究室主任许宏认为,这处单体建筑可能是存放兵器的仓库,可能是祭祀所在的神庙,当然,也可能是三星堆的最高权力中心,“只是现在能够下定论的证据还太少。”冉宏林解释,这种长条型大型建筑,在殷墟等遗址也曾发现过,“作为府库用的建筑,一般就处在古城的角落。”然而,这处建筑遗址里出土了象牙,便又有了是神庙的理由。因为此前在三星堆和金沙遗址出土的象牙,全部来自祭祀坑。当然,怀疑它是宫殿也有道理,“因为当时普通人住的房子,无非就是竹编篱笆茅草盖顶,而这处建筑不仅有土台,还有红烧土,做工精致且体量巨大,通常只有高等级宫殿才可能如此建造。”
    在青关山台地北侧外的一块凹地上,2014年还出土了大量保存完好的陶器、4颗绿松石、2块金箔和1件残破玉璋,这也让考古人员欣喜若狂。
    在考古人员眼里,无论陶器,还是金箔,都只有当时的高等级人群才可能使用,“这就意味着,这片区域极可能就是三星堆的最高权力中心。”此后,陶瓦等证据不断在发掘中被找到。雷雨说,“陶瓦在当时只有高等级大型建筑才能使用,因此北城墙以内的月亮湾小城一片,极可能是三星堆的宫城。”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施劲松认为,以前发现的古城大多形态单一,而此次发现了大型建筑遗址和内城墙,表明当时的文明已经发展到相当程度。孙华则表示,“根据现有资料,月亮湾小城片区完全可能是三星堆古城的行政中心。”
近两千年三星堆文明独一无二
随着历史碎片的拼接,考古人员还发现,三星堆文明远比学界普遍认为的更早,其延续时间也许多达近两千年,在国内已知的古城遗址中堪称独一无二。
    三十年前,国内史学界普遍认为三星堆文明最繁荣时期,就是作为古蜀国都城时期,也就是距今4100年至3200年左右(跨越夏商时期)。不过,此次省考古院公布的三星堆发掘考古成果之一,便是发现了三星堆聚落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就很繁荣的诸多证据。
    省考古院院长高大伦介绍,在最近几十年的考古中,工作人员一直在遗址区发现有新石器时代晚期的零星陶片等遗存,“它们至少分布在3.5平方公里的范围内,面积之广、陶片之多,一再提醒着我们:三星堆文明是否从新石器时代开始就已经存在?”
    2014年底至2015年,答案终于揭晓。在对青关山城墙处的发掘时,考古人员发现一处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夯土台面。更意外的是,夯土台面上还发现大型建筑遗存。记者在现场看到,建筑基址处的柱洞,直径有40厘米左右。冉宏林解释,“这种柱洞只可能是大型建筑留下的。结合我们发现的同时期的陶片等遗存,可以推测:三星堆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就已经非常繁荣,甚至是成都平原上,除了宝墩古城外的又一中心性遗址。”
    这一说法得到孙华的认可。他认为在大的历史脉络上,成都平原的历史从宝墩到三星堆再到金沙文化是一脉相承,但目前发现的三星堆早期的文化,和宝墩时期有一定的时间重叠,“所以在新石器时代的成都平原上,宝墩和三星堆都是当时的中心聚落。”而高大伦还认为,三星堆文明的衰落,一直被认为是在商代,“但近期发现的金箔、玉璋,都只有高等级人群才能使用,而它们所处的年代在西周早期。这足以说明当时的高等级人群还没有全部离开三星堆,这里的文明,和此后的金沙并存过一段时间。”高大伦认为,这说明三星堆作为中心聚落,延续时间将近两千年,这在国内已发现的古城遗址中独一无二。
    拥有太多秘密的三星堆,省考古院最近5年的发现只是冰山一角。对公众来说,还有更多疑问期待在未来的考古中找到答案。
    问:三星堆古城的主人是鱼凫吗?
蚕丛及鱼凫,一直被认为是古蜀王国的王。那住在三星堆的这位王是谁呢?三星堆工作站前任站长陈德安认为,参阅古代遗留下来的文献资料,三星堆文化对应的应该是鱼凫王时期。虽然温江也曾发现过鱼凫城,但鱼凫作为一个王朝,很可能跨越几世,而三星堆时期的王,就可能是鱼凫王朝中的一位。对此,孙华认为,三星堆的王应该是比鱼凫更早的柏灌。这是古蜀国的第二代统领,根据考古资料,极可能是他带着族人来到四川盆地。
    问:三星堆文明缘自何方?
造出纵目面具的三星堆文化真的和外星人有关吗?这显然只是一种奇思妙想。孙华介绍,三星堆文明既有顺岷江、白龙江从陕西、甘肃而下的文明,也夹杂了长江中下游甚至中原的文化因素。三星堆古城仅统治阶级就至少有两个族群以上,因此才碰撞出独特的文明。① 青关山出土陶器。 省考古院供图② 三星堆遗址发掘现场。 曾勇供图③ 出土的金箔片、玉璋、绿松石等。
省考古院供图
④ 青关山F3夯土面上发现的象牙。
省考古院供图⑤ 青关山出土文物。 省考古院供图⑥ 遗址留下的探桩。 曾勇供图

在线投稿邮箱:scrbp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