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四川日报

报纸广告价目表 网络广告价目表

四川日报新闻热线:028-86968052 订报:028-86968304 广告:028-86968855
四川日报网新闻热线:028-86968903    四川日报网商业合作:028-86968255

14公共资源交易周刊2014年12月03日

省、市、县三级工程建设招投标监管权进一步明确 简政放权 放管并重


在监督人员监督下,签订成交确认书。胡文 摄

    近日,《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规范国家投资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 《意见》)指出:招标投标活动的行政监督,按照项目的隶属关系分别由省、市(州)、县(市、区)有关行政监督部门分级进行。省级投资主管部门审批、核准的项目(省本级除外),总投资在3000万元人民币以下的 (不含3000万元),打捆审批项目中的单个项目总投资在1000万元人民币以下的(不含1000万元),其招标投标活动由项目所在市(州)负责监管。
    “我们按照《意见》,相应监管权限已经下放。”11月28日,作为我省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招投标活动的行政监督部门,省建设工程招标投标管理总站站长文代安表示。据了解,该站是我省首个执行该条意见的监督部门。
□本报记者 张雨
减少招标人和监督部门的行政成本
    曾经,《四川省国家投资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条例》规定,“招标投标活动的行政监督,按照项目的隶属关系分别由省、市、州、县(市、区)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分级进行。”“按相关规定,省级投资主管部门审批、核准的项目,不管该项目在何地,都必须由省级行政监督部门进行监管,且必须进入省级交易场所交易。但是,对于交易活动中——开评标现场的监督,却大多交由地方相关监督部门进行。”业内人士分析,这种旧模式为实现省上统一监督,导致地方每次都要跑省上,在取得一定监督效果的同时,却浪费掉各地大量社会成本和行政成本,弊大于利。
    “本来就是我们当地的项目,为什么必须到省交易中心进行交易和监督?”遂宁市建设工程造价管理站相关负责人十分不解地举例说明:一次,省级投资主管部门审批的一个打捆项目——某乡镇修建10所学校,因为每所学校的开评标时间不一样,其中好几个学校又因为报名企业家数不够而重走流程,结果,该项目招标人和地方有关监督部门足足跑了20多次省交易中心。
    “而一些交通不便利的山区,更是给当地招标人和监督部门造成了极大负担。目前,我省各市(州)基本都建立了交易中心,完全可以在项目所在地进行交易和监督。”文代安认为,所以,根据《意见》,我们重新划分了省、市两级招投标监管权限,但凡属《意见》规定范畴的我省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项目的招投标活动,直接按项目属地关系,由项目所在市(州)进行监管并在当地交易中心进行交易,减少招标人和监督部门的行政成本。
怎样监督地方阳光执行
    但是,下放监管权,并不意味着放松监管。“权力瘦身”后,省、市、县三级监督部门,都需要投入更多精力管好自己的分内事。
    “我们在宏观层面出台一些政策、规程,为下面提供指导意见。”文代安说。据了解,该站正在组织编制我省首个工程招投标方面的地方标准——《四川省工程建设项目招标代理业务操作规程》,以此规范招标代理流程和行为,提高招标代理质量,而同时,市、县两级监督部门,得到了“权”的同时,“责”也更大了。遂宁建设工程造价管理站工作人员说,原来是“两级”监督制,我们只需承担部分工作,现在权责都在地方,更必须尽全力保障招投标活动的公平公正。
    不过,一个问题是,监督权彻底下放给地方,会不会造成一些地方部门“霸占”监督权的情况?
    “所以,监督也必须辅以一些方式来‘分权制衡’。”成都大学副教授李桂玲说道,在招投标中,现场监督是很重要的环节。现在,整个项目的开评标都在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进行,对于开评标现场的管理和监督,是不是就可以由交易中心来实施?或者,监督部门向社会征集行风监督员,“分”一部分权力给第三方社会人士,让他们可以随时抽查项目进展情况。记者了解到,目前我省多个行政监督部门,已经聘请了行风监督员,在交易现场进行监督。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我省今年成立的省公共资源交易管理委员会,专职负责全省公共资源交易监管工作重大事项的组织领导和决策,审议公共资源交易监管制度,并提出公共资源交易监管重大政策措施和协调解决公共资源交易监管中的重大问题。该委员会为省政府专门负责公共资源交易监督管理工作的议事协调机构。
■记者手记
合力营造招投标活动的“无影灯”效应
    在采访中,有一个情况:一些地方,到现场进行监督的各行业主管部门人员,有时比评委会的评标专家还多,应来尽来,无一落下。招投标,一定需要这么多人进行监督吗?
    专家认为,这首先要厘清一个问题,监督招投标的到底是哪些部门?据了解,有发展改革委、建设、水利、交通等部门,于是设定了多个监督管理主体。同时,在具体监督方式上,又分行政监督、行业监督、综合监督、纪检监督、现场监督等。“这就是俗称的‘九龙治水’,从而不可避免地导致了政出多门、职能交叉和行业垄断。”一位招标代理机构人员介绍说,在我省基层一些地方,监督的参与方、监督模式、监督点位各不相同,十分混乱,有的当事人继而“钻空子”,甚至“以权谋私”。
    多重监督没错,但多重监督如何进行,已困惑招投标多年,要改变这一状况,专家认为亟须更高层面出台顶层设计。需要一个权威、强有力又没有利益纠葛的综合监督管理部门,会同所有监督部门一起“坐下来”,共同梳理出招投标活动中各个监督点,并确立相应节点对应的监督者、监督方式等,理清哪些环节需要独立监督,哪些环节需要交叉监督,交叉环节部门之间又如何配合等。同时,探索多渠道监督方式,让没有利益纠葛的第三方,如权威媒体、社会人士都能参与进来,共同进行监督,合力形成招投标活动的“无影灯”效应,才能让招投标更加公开、公平、公正。

在线投稿邮箱:scrbpl@126.com